首頁言情小說替嫁神醫:腹黑世子,甩不掉

第1172章 好奇

作者:千島女妖      字數:2100      更新時間:2020-07-10 11:01:45

  雅間內的幾人,看向牧瑩寶全部是同一種表情——-都在笑,這弟子收的為實是稀里糊涂??!

  “就算不知道全名也不礙事兒的,說不定這會兒已經有人查探清楚了?!睖匦∥遐s緊的說到。

  其實像李大夫這件事兒,太簡單了,對于無影門來說,真的算不上是什么事兒。

  他剛剛說查李大夫身份的意思,也并不是單指查人家的姓氏名誰,這些曲城官府里戶籍登記上,就能查的到。但是,門主收的弟子,那自然是好好好查查底細的,要查清祖宗十八代的那種。

  “哎呀不說這個了,肚子都餓了,趕緊點菜?!蹦连搶毱鋵嵑芟胝f,不用查了。

  盡管跟那李大夫接觸的時間很短暫,但是她感覺他就是一位實打實的大夫。

  可是,她更知道,即便自己說無需查,不管是溫小五他們,還是薛文宇這邊都依舊會暗中去查的。

  這也不能說他們陰謀論啥的,主要她現在的身份,涉及到輝哥呢。

  此處又是兩國邊境,很是復雜,還是小心謹慎些的穩妥。

  她這么一開口,林川趕緊招呼門口等著的伙計進來點菜。

  牧瑩寶點了兩個自己想吃的菜就不管了,其他人也都沒有拘謹的點了菜。

  “想什么呢?后悔收了那個老頭的話,等下我就去跟他說,那事兒作廢?!辈岁懤m上了,薛文宇卻發現媳婦有些心不在焉的,邊給媳婦夾了一塊挑了刺的魚肉,邊輕聲的問。

  牧瑩寶搖搖頭;“不是啊,我就是在琢磨,離家藥鋪的事會是什么人做的?只偷了藥書和幾味尋常的藥材,那就說明對方的意圖就只是想單純的治病而已。

  可是他們用這種辦法的話,就沒想過會被抓的么?

  李家藥鋪說是這曲城最大的藥鋪了,又在這正街上,既然需要的藥草不是什么名貴的,那找家地址偏些的,鋪面不大不起眼的小藥鋪不是更穩妥么?”牧瑩寶越想越覺得奇怪。

  “好了好了,咱先吃飽了再慢慢的分析慢慢的查哈?!毖ξ挠羁粗眿D較真的模樣,好笑又心疼,還有一部分的無奈。

  真是太操心了,什么事兒都跟著管一管。

  但是他又不能用說教的語氣,只能溫聲溫氣的哄著,只要媳婦高興,愿意查案就隨她查唄。

  反正,有自己和這么多人在她身邊,也不會有什么危險的。

  牧瑩寶看著這一桌人瞅自己的眼神兒;“其實我也不是喜歡管閑事兒,我不是大夫么,你們都知道的啊。我就是好奇那人究竟得了什么病而已?!?br/>
  “是啊,是啊,我們自然是明白的?!睖匦∥逡娮约议T主如此底氣不足的樣子,趕緊的開口。

  其他人亦是連連點頭,表示理解。

  盡管如此,牧瑩寶心里卻是根本沒感受到這些人的誠意。頓時有些后悔,剛剛就不該開口為自己辯解。

  硬著頭皮笑了笑,趕緊若無其事的開始吃。

  哼,一個一個的都在心里笑什么笑,我現在這般,還不是被你們給寵壞的么!

  牧瑩寶的囧態,雅間內的眾人只覺得可愛,尤其是薛文宇眉眼間都是難掩的笑意。

  “對了夫人,那兩只羊什么時候吃???咱是烤串吃,還是烤全羊???”在倆主子身邊時間最久的林川,適時的找話題了。

  話音剛落,就見主子看向自己那很是滿意的表情。

  “羊啊,問問大家的意思吧,不行就一只烤全羊,一只穿烤串?!边@個話題可以有,牧瑩寶立馬就回應道。

  說完,還刻意朝身邊的薛文宇看去,這總不算是她要管的吧?這不是他們問到自己了么?再說,也說先問問大家的意思??!

  薛文宇忍住不讓自己笑出來;“問他們做什么,你想怎么吃,咱就怎么做?!?br/>
  真不是他霸道不講理,做好吃的手下們都有份,這些家伙該知足的,哪里輪到他們做主呢,做什么就跟著吃什么唄。

  薛文宇覺得有句話用在自己身上很適合,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他薛文宇慧眼識人娶到個好媳婦,連帶著身邊的這些個家伙,也都跟著享福了。

  說到底,還不是借了他的光!

  “那你想怎么吃?”牧瑩寶很是賢惠的想起問自家男人。

  薛文宇抿了一口酒;“為夫自然是跟你的,你喜歡怎么吃,為夫也都是喜歡的?!?br/>
  聽了他的回應,牧瑩寶有些無語,早知道就不問他了。

  看著同桌其他人,一個個似笑非笑的神情,牧瑩寶也只能當沒看見了。

  跟牧瑩寶同桌而餐很輕松自在隨意,沒有什么食不言的講究。通常聊的話題,也都跟吃的有關,于是乎,在酒足飯飽放下筷子的時候,關于那兩只羊什么時候吃,怎么個吃法基本已經敲定了。

  “什么事?”薛文宇看見一個手下在門外晃悠,知道有事就問。

  那手下立馬進屋;“回主子,衙門那邊來人,說已經抓住了偷李家藥鋪的賊,過來問問該怎么處理?!?br/>
  薛文宇一聽,臉立馬就沉了下來;“抓住了該怎么審就什么審啊,問什么問?難不成他朱郡守連個案子都不會審了么?”

  “是,屬下這就去回?!笔窒乱豢粗髯影l脾氣了,趕緊說到。

  剛剛上來傳話的時候,他就知道不妥,看看吧。

  “等下?!币慌缘哪连搶毴滩蛔¢_口了。

  扯了扯薛文宇的袖子,低聲在他耳邊說;“別急著發火啊,這件事是咱先跟著摻和了,所以人家郡守才會如此的。你的身份擺在這呢,都說官大一級壓死人,人家又不知道咱是怎么想的?!?br/>
  媳婦的話一下子就把薛文宇的火給澆滅了,對呀,怎么忘記了,媳婦對這件事很感興趣呢。

  “要不要先回去睡會兒?”對媳婦的語氣,瞬間就從嚴冬跨越春天,那叫一個溫柔。

  牧瑩寶知道,自己若真的回官驛午睡,他就會真的任由府衙等著。

  她喜歡被寵溺的感覺,但也要分時候??;“先去看看怎么回事兒吧,不然我午睡也睡不著啊?!?br/>
  “好,那就先去看看?!毖ξ挠钫f完,伸手攬著媳婦的腰就往外走。

  從醉客樓到曲城的府衙距離并不遠,馬車上牧瑩寶又想了幾種可能。

  可是一進府衙后,看到被衙役押著的人,她還是有些吃驚……

  
設置 恢復默認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