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言情小說嘉平關紀事

843 更難糊弄了!

作者:浩燁樂      字數:2257      更新時間:2020-07-09 17:04:28

  雖然這場家宴的主角是白萌,但因為身份的關系,主位還是宋玨來坐的。

  而男孩們全部都坐在宋玨的左邊下首那一排,女孩們則是坐在右邊下首。潘公公、崔公公帶著影十三、影五、梅林、梅竹在來鳳閣單獨開了席,宋玨他們稍微拉開了一點距離。

  “來來來,在正式開席上菜之前,咱們先敬壽星一杯?!彼潍k端起自己面前的茶盞,“只是要委屈一下小白子了,非常時期、大敵當前,不宜飲酒,免得誤事,咱們就以茶代酒吧!等到這一切都落下帷幕,有了一個最終的結局,這頓酒咱們再彌補回來,怎么樣?”

  “一點都不委屈,一切都以大局為重?!卑酌榷酥璞K站起身來,“多謝各位兄弟姐妹!”

  “誒,只謝我們嗎?”宋玨朝著白萌一條眉,“這場家宴可是瑾瑜忙前忙后的,難道就不該好好謝謝瑾瑜?”

  “謝各位兄弟,對長公主殿下是感激?!卑酌瓤粗舞?,目光充滿著愛意。

  “嘖嘖嘖,好了,好了,打住了,這種膩膩歪歪的話,留著你們私底下去說吧!”宋玨很無奈的嘆了口氣,“來,看著我,看向我這里?!钡鹊桨酌劝涯抗廪D向自己,他繼續說道,“大家舉杯,恭祝咱們的小白子又老了一歲!”

  說完,宋玨爺不等白萌反應過來,直接將茶水一飲而盡。

  “什么就又老了一歲?我今年也剛剛滿二十歲,好不好?”白萌哭笑不得的看著宋玨,“我要是老了一歲,你不也是老了一歲嗎?別忘了,我可就比你大三個月而已?!?br/>
  白萌嘴上雖然假裝嫌棄宋玨的話,但還是笑呵呵的將茶水都喝光了,還將空了的茶盞展示給大家看。

  “大一天都是大,何況三個月呢,小白哥哥!”

  “呵!”白萌冷笑了一聲,放下手里的茶盞,重新坐下,“每年也就這個時候,我能勉強占你便宜?!?br/>
  “以后……”宋玨瞄了一眼宋瑾瑜,朝著白萌促狹的一笑,“恐怕連這個便宜也占不到了?!?br/>
  白萌不想跟他說話,朝著他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宋玨一點都不在意這個,朝著守在門口的崔公公點點頭,“可以開席了?!?br/>
  御膳房的小內侍魚貫而入,將手里端著的菜肴分別放在每個人的小桌案上,這一次的家宴菜單,是宋瑾瑜親自擬定的,所有的菜品都是白萌喜歡的,就連準備的湯羹和甜品也都是合了白萌的口味。

  走在最末的那個小內侍,則是拎著一個小食盒徑直走到了白萌的跟前,將食盒放在他的桌案上,打開盒蓋,從里面拿出了一個大海碗,然后將食盒重新收拾好,朝著大統領微微欠身。

  “這是長公主殿下親手為大統領煮的長壽面,為大統領慶生?!?br/>
  小內侍說完,又向白萌微微頷首,拎著食盒,跟著他的同伴們離開了。

  白萌看看眼前的這碗用料極為豐富的長壽面,再看看滿臉期待的望著自己的宋瑾瑜,朝著她露出一個安撫的笑容,然后拿起筷子,將里面那根長長的長壽面,小心翼翼的挑起來,放在自己的食碟里。

  宋瑾瑜滿懷希望的看著白萌將那根長長的長壽面一點一點的吃完,還喝了一碗湯,看著他朝著自己伸出了大拇哥,才松了一口氣。

  “好吃?”宋玨

  夾了一筷子肘子肉放進自己的嘴里,看到白萌朝著自己點頭,把自己的湯碗遞了過去。

  “干嘛?”白萌伸手護住自己的大海碗,“別想了,不可能?!?br/>
  “給口湯嘗嘗都不行?”宋玨很不滿的哼哼了兩聲,“我都沒吃到瑾瑜親手做的面,難道連嘗口湯的機會都不給嗎?”

  宋其云看看他倆這樣,輕輕一挑眉,站起身來走到白萌跟前,趁著他跟宋玨對峙,直接把那個大海碗給端走了,挨個給每個人盛了一碗,尤其是宋玨那碗,滿滿當當的,特別的豐富。等這個大海碗重新回到白萌的面前的時候,只剩下一個湯底了。

  “你們……”白萌滿臉寫著不高興,“太過分了!”

  “不記得那句話嗎?”宋其云端著碗喝湯,一邊喝一邊說道,“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再說了,往后的幾十年,只要你想吃,皇姐就會給你做?,F在分給我們一些嘗嘗鮮兒,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就是,就是?!彼潍k跟著附和道,“不可以吃獨食哦!”

  白萌被他們兩個,再加上一個金苗苗懟了兩句,也給懟得沒脾氣了,只能委屈巴巴的瞅著宋瑾瑜。

  宋瑾瑜看到他這個樣子,忍不住笑了一下,大統領還真是越看越可愛呢!

  茶過三巡,大家也吃了個半飽,進食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話題又重新回到了天行教上面。

  白萌把自己和影十三的討論跟其他的人說了一下,他覺得這一點很重要,或許能成為他們打開天行教的一個突破口。

  “積攢大量的財富,囤積大量的糧食,拉攏信眾……沈茶看看沈昊林,“這個走向確實是有點不對勁兒?!?br/>
  “確實是不對勁兒?!鄙蜿涣贮c點頭,“很難不聯想到他們要干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br/>
  “是吧?是吧?”白萌朝著沈昊林和沈茶點點頭,“你倆也有這種感覺,對吧?”

  “可是,一個鄉野村夫真的有這樣的野心嗎?”沈茶摸摸下巴,又喝了一口茶,“或者說,這個天行法師真的是一個普通的鄉野村夫嗎?真的沒有其他的背景嗎?”

  “我反正就沒相信過?!彼潍k放下手里的碗,拿起帕子擦了擦嘴,“隨隨便便的一個鄉野村夫就能搞出這么大的陣仗,怎么可能呢?就算他這一代或許很平凡,但他的家世肯定不會那么的簡單的,都能跑到金國和遼國興風作浪,怎么可能那么平凡無奇呢?”

  “說的沒錯,只是……”沈茶想了一會兒,“天行教的案卷也就這么多了,我們從里面也看不到關于天行法師的任何其他的消息了?!?br/>
  “看不到沒關系,咱們可以大膽的猜測一下?!卑酌劝炎约好媲暗哪莻€肘子吃的干干凈凈,“啊,好飽!”他看看大家,“各自說說唄!”

  “沒什么可說的?!鄙蜿涣址畔聹?,側頭朝著白萌一挑眉,“最壞的情況也不過就是前朝余孽,就算不是,這一次也當他們是給剿了就成了?!?br/>
  “昊林的話,我就愛聽了?!彼潍k贊同的點點頭,“管他們是什么人、想干什么,直接滅了,以除后患!”

  一直都在關注著孩子們的討論的崔公公和潘公公,在聽到這里之后,相互對視了一眼。

  哎,孩子們長大了,越來越精了,以后糊弄起來就更難了!

  
設置 恢復默認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