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都市小說我真的只是村長

417 學會搞一言堂,瞬間輕松(還賬14/44)

作者:葫蘆村人      字數:4040      更新時間:2020-07-09 17:06:39

  現在養寵物的人家不多,這個可以拋開。

  然后,退休老人的數量還不夠多,加上他們都是節儉習慣了的主兒,同樣拋開。

  少女還在學校讀書,努力考大學成為國家干部呢。

  兒童?

  在吃都匱乏的年代,自然也不是消費主力。

  那就剩下年輕人了。

  不同的年代,因為社會環境的不同,消費主力也就不同。

  做產品,如果不根據市場來,那是肯定不行的。

  “……大家想想,男人愛美還是女人愛美?對于衣著,除了那些干部,普通人天天為了養家糊口而努力,有多少人在意穿著?街頭上,穿著補疤衣服的男人不少吧?誰會說人家窮?可女人呢?你們看到幾個女人穿著補疤衣服在街上的?”

  劉春來的問話,讓下面所有的廠里骨干都懵了。

  他們生產鞋子跟包,跟男人女人是否穿補疤衣服有關系?

  “諸位,今日不比往昔。以前咱們生產,那都是根據上面的計劃來……現在,我們沒有誰給計劃,生產出來如果賣不出去,產品就會積壓在倉庫里……”

  劉春來知道,必須讓他們改變觀念。

  尤其是技術部。

  是的,技術部。

  跟其他的廠一樣,他們就沒有專門的設計部。

  技術部不僅負責各種設備的維修,生產的質量,同樣也負擔鞋子的各種設計。

  原本,幾十年生產的都是差不多的,根本不需要有多少設計。

  大家穿的皮鞋款式也都是一樣。

  運動鞋啥的,就只有回力鞋什么的……

  市場?

  沒有市場的。

  生產什么,消費者只能買什么。

  “現在不同了。就因為國家開始搞改革開放,不再是計劃生產,而是要求各單位根據市場需求去生產。消費者幾十年都穿這些,他們不煩么?當有了新的產品,他們還會買以前就不滿的產品嗎?”

  看著下面一幫中高層有些一臉迷茫,有些若有所思,劉春來再次嘆了口氣。

  很多人都不知道為什么他們效益那么好的廠突然就變得不好了。

  他們以前生產的產品,那可是無數人到處找關系都要買的好東西。

  因為少,還得憑票供應。

  “同志們!我知道大家的想法,如果依然不改變思維,咱們這廠,依然是死路一條,活不下去。就說現在準備生產的吧,皮鞋跟公文包。我想請問大家,國內有多少皮革廠生產皮鞋?一雙皮鞋又要穿多少年?各種領導干部的一個包,又要用多少年?”

  “難道把產品質量降下來,讓他們快點把鞋子穿壞,把公文包提爛?”

  劉春來看著姚光榮,差點吐血。

  尤其是還有不少人都是深以為然的表情。

  “諸位,如果是你們,會買這樣的產品嗎?誰不是巴不得一雙鞋穿一輩子?因為那樣可以讓我們節約更多錢用來做其他的事情!”

  “那價格低一些啊……”副廠長羅昊說道。

  劉大隊長覺得,他有些講不下去了。

  死腦筋的人,必須統統換掉!

  “你們自己先想一想,我出去抽支煙,冷靜一下。照著你們這樣搞,這個廠,能生存半年,算咱們運氣好!”

  說完,劉春來也不管他們是啥反應,直接向著外面走去。

  他確實需要抽支煙冷靜一下。

  僅僅是靠著他上課,感覺不行。

  得找學過營銷跟管理專業的人,來好好跟他們上一課?

  可從哪里去找?

  香江?

  那成本太高了。

  即使劉春來愿意給這錢,也不會有人來。

  哪怕在花都那邊,都沒有多少香江專業的管理人員到大陸這邊打工。

  連鄭天佑都說過,他想要招聘香江受過大學教育的營銷人員到這邊,開很高的薪水,都沒人愿意來。

  剛剛改革開放的中國市場,根本就沒有多少人懂。

  劉春來倒是也理解。

  這是一個企業野蠻成長的年代。

  專利保護啥的,都是不存在的。

  “你沒有必要生這么大的氣。如果他們都有你這能力,廠子也不會垮了?!眲⒏M吡顺鰜?,拍了拍兒子的肩膀,“你能看到的,他們看不到。所以,你只需要安排,他們按照你的命令去執行就行?!?br/>
  “學諸葛孔明,事必躬親,最后被累死?”劉春來遞了一支煙給老爹,一臉無奈的苦笑。

  “如果誰都能做主,那么,最后聽誰的呢?就像現在,大隊里,你只要安排下去了,自然就有其他人去詳細安排。你說十天把路修通,那他們就得想辦法十天把路修通……修不通,能力不行,那就換人……”

  劉福旺提醒劉春來。

  劉春來愣了。

  陡然意識到,這是八十年代改革開放初期,他們需要的,不是讓員工自己去發揮主觀能動性,那樣一來,反而會給自己培養出更加強力的競爭對手。

  “爹,如果我不是你兒子,你會放手讓我當這個大隊長嗎?”想明白后,劉春來問劉福旺。

  劉福旺沒有絲毫尷尬。

  很認真地告訴他,“不會!咱們大隊,已經經不起折騰了?!?br/>
  “可我折騰得更厲害?!?br/>
  “那是因為你帶錢回來了。別人帶錢,也可以?!眲⒏M囊馑己苊黠@。

  有了劉福旺的提醒,劉春來頓時就輕松了下來。

  以前確實想偏了。

  就像現在,無論是紅杉制衣廠,還是長豐麻紡廠,或是縣里承包的企業,他幾乎只是下達任務,其他的根本就沒管過。

  這年頭的管理者,市場嗅覺不敏銳,大部分軍人出身,執行力反而特別強。

  不會搞陽奉陰違那一套。

  一支煙抽完后,劉春來回到了會議室里。

  “大隊長……”姚光榮正要道歉,劉春來卻阻止了他。

  “行了,講那么多都沒用。我直接說我的要求,首先,從技術部跟廠里骨干人員,抽調設計人員,組建新的設計部;其次,男鞋暫時先不生產,全力設計女士皮鞋、女士使用的包包,不管是錢包,還是出門提的包,或是背包……”

  劉春來發現,自己直接下命令,這些管理人員們反而沒有開始的迷茫了。

  “劉經理,我們都沒有生產女鞋跟女包的經驗啊……”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技術人員哭喪著臉。

  “那就從頭開始。電視上你們看到過的女人提的包,皮鞋,或是去問問咱們的女工,問問制衣廠的人,尤其是女孩子,她們喜歡什么樣的……另外,我會從春雨服裝廠那邊調集幾名設計人員過來,我們設計的鞋、包,要跟我們的服裝搭配起來有非常好的效果……”

  設計部,那是重中之重。

  只要設計出來,就可以生產一批樣品,交給批發商,去測試市場反應。

  “這就先由副廠長羅昊同志負責?!眲⒋簛碇苯影才湃藛T了。

  姚光榮是縣輕工局的,根本就不熟悉皮革制造。

  “諸位,記住了,我只看結果,不問過程。一周之內,我得看到各種樣品!如果自認為能力不夠的,可以提出來,讓有能力的人來?!?br/>
  換成別的時候,劉春來不敢說這話。

  那會遭到一大批人的抵制。

  可現在,眼前的人,大多數都是為了生活從隴縣過來的。

  “早這樣不就行了?浪費時間,浪費口水?!?br/>
  出來后,劉福旺一臉笑容。

  劉春來只能苦笑。

  田明發跟在后面,也不吭聲。

  跟在劉春來身后,每天都能學到太多東西了。

  就在之前劉福旺找劉春來談過話之后,劉春來給人的感覺都變了。

  瞬間變得霸道。

  這樣的人,才值得給他當狗腿子的。

  沒有一個強力的領導,哪里能走多遠?

  “行了,這會兒也中午了,咱們去找呂縣長一起吃個飯吧?!眲⒏Mブ鴦⒋簛淼氖滞?,已經十一點四十了。

  馬上縣政府就下班了。

  “爹,你這現在也有錢了,是不是……”劉春來恨不得找個地縫鉆下去。

  才給了老爹一千塊錢,他冒充有錢人,幾乎把一半還給了嚴勁松。

  嚴勁松那人也不要臉,多的居然沒有還給老爹。

  “今天老子請客!”劉大隊長一臉豪氣。

  隨后就鉆進了車里。

  “MMP,這車里太熱了,趕緊把空調打開……”剛進去,就跳了出來。

  大熱的天,太陽直射下,車子里面的溫度比外面更高。

  尤其是那皮座椅,都有些燙P股。

  這老頭膨脹了??!

  這才幾天?

  摩托車不坐了。

  坐小轎車都要求先開空調。

  田明發在一邊,默默地記下來了。

  他覺得,自己回去應該找個小本子,要不然,光靠自己不太靈活的腦子,有些記不住。

  “窗子打開就行了,這空調還沒把里面溫度降下來,就到了,如果不是不想走路回來開車,我都寧愿走過去。再說了,這汽油也貴啊,縣里一個月可沒有多少的汽油供應……”

  劉春來說的實話。

  把四個車窗全部打開,涼了一會兒,坐上去,挨著座椅的皮膚都能感覺到燙。

  劉春來決定,下次得聽到樹下面。

  車子到了縣政府大院,門衛老遠看到,就把門給打開了。

  “你們這時間算得夠準!”呂紅濤聽到發動機聲音,從辦公室伸出了頭,一臉不歡迎的表情。

  劉福旺從后座下來,一臉鄙視,“你說說,你堂堂一個縣長,下面鄉村干部來匯報工作,擺起個臭臉,給哪個看呢!”

  “匯報工作你去找嚴勁松,越級了?!眳渭t濤沒好氣地說道。

  “嚴書記不空,今天幫著弄報名的事兒,讓我來找你匯報……”劉福旺也不管縣長黑著臉,堵著門,直接擠開了他,走了進去。

  “土匪!”呂紅濤罵了一聲,滿臉無奈。

  劉春來不想下車。

  有這樣的爹……

  “還坐著干啥?等我來給你開車門?”呂紅濤看著劉春來臉上的笑,就氣不打一出來。

  龍生龍,鳳生鳳。

  老鼠兒生兒會打洞。

  劉春來,多好的一個同志,讓劉福旺跟嚴勁松兩個不要臉的帶壞了!

  甚至,還搶了自己有著幾十年歷史的ZIPPO打火機。

  一想到這里,自己心就開始痛了起來。

  “你說你一個縣長,居然抽兩角八的飛馬……這是丟咱們縣的臉啊……”劉福旺拿起呂紅濤辦工桌上的飛馬香煙,從里面抽出幾支,給劉春來跟田明發各散了一支,也給呂紅濤遞了一支。

  呂紅濤那臉,在這炎熱的六月天,陰沉得至少讓辦公室的氣溫下降了三度。

  可他依然接過了那支煙。

  要不然,一支都沒有。

  不過這一次,劉福旺沒有把煙揣兜里,而是放回辦公桌。

  看到他這動作,呂紅濤心中頓時警惕了起來。

  “有事就說,時間寶貴?!?br/>
  “請你一起吃個飯,匯報一下工作,經過大隊黨支部討論,上報公社批準;加上大隊委員會、各生產隊隊長、社員代表選舉,春來當了我們四大隊代理大隊長……”

  劉福旺一本正經。

  那模樣,就是匯報工作的。

  呂紅濤有些意外地看了劉春來一眼,“你放著鄉長不當,當個大隊長?”

  劉春來只是苦笑了一番。

  “走吧,吃飯?!?br/>
  “早上吃得晚,不餓?!眳渭t濤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心中則是快速思索,這父子兩又來要啥。

  自己還有個鋼廠等著他們接收,沒聽到鋼廠的人過來匯報說他們去過鋼廠啊。

  馬上打谷子了,來要求少交上交提留?

  那不可能,他們修路,這都給了500畝的耕地占用指標。

  修路?

  工作服之前都批了好幾千條……

  “我給錢?!?br/>
  “不吃!”

  “我帶錢了!”劉福旺直接從兜里掏出一張大團結,晃了晃,“今天保證不讓你給錢,十塊,隨便吃!”

  呂紅濤更是疑惑。

  實在是太反常了。

  這還是他認識的劉福旺?

  劉春來在一邊憋得很辛苦。

  他想起了自己年輕時候聊天時候的一套表情包。

  “走,逛*窯*子去!”

  “不去,每次結賬都是我!”

  “這次老子結賬!”

  “不去,每次你都是這么說……”

  然后,還有張表情包,囂張地掏出一張五塊、一張一塊,豪氣地揮舞,“快走啦,這次我帶了錢?!?br/>
  這場景,何其相似?

  只不過,劉支書掏出來的是一張在這個年代可以讓好幾個人吃一頓大餐的大團結。

  
設置 恢復默認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