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科幻小說趙姨娘的幸福生活

第81章 第81章:賈政外任

作者:何恒笑      字數:3168      更新時間:2020-09-08 11:23:33

  賈政一聽心痛如割,大喝:“快拿寶玉來!今天誰勸我,我就把家私交給他跟寶玉一起過,我剃了頭發出家去!免得愧對祖宗!”旁人見此情景,不敢說什么,紛紛退開。賈政滿面淚痕,坐在椅子上喝令:“大棍子拿來!繩子拿來!門都關上!膽敢報信的立刻打死!”

  寶玉到了跟前,一看父親眼睛紅紫,嚇得一動也不敢動,賈政喝令:“堵住他的嘴,打死他!”于是寶玉被按在長凳上,挨了十來下大板。賈政嫌太輕,自己奪過來狠命打:“你哥哥死了實在可惜,你既然是個廢物,死了就死了,我也不心疼!今天我不親自打死你,將來只怕你要殺君弒父!”

  王夫人聽到風聲,急得趕到書房,賈政一看更是打得又狠又快,王夫人抱著板子痛哭:“你就這一個嫡子,倘或打死了,老太太可怎么辦?”

  賈政拿起繩索道:“生了這樣的孽子是我不孝,今天索性勒死他,以絕后患!”王夫人哭道:“老爺,我已將近五十,只有這個孽障是命根子,你要勒死他,把我也勒死吧,我們娘兒倆到陰間有個依靠!”一邊說一邊趴著寶玉大哭不止。

  賈政見了,長嘆一聲,淚如雨下。王夫人一看寶玉氣息微弱,褲子上都是血,又是痛心又是回想起當年賈珠的慘狀,又連聲喊著賈珠的名字:“珠兒,你要是還活著,死一百個寶玉我也不管了!”

  此時李紈、鳳姐和迎春三姐妹都趕來了,聽到王夫人哭賈珠,李紈也控制不住放聲大哭起來。

  賈政回想往事,前所未有的難受,當著眾多女眷的面,竟也眼淚紛紛。

  正哭成一片時,賈母喘著氣道:“先打死我,再打死他,豈不干凈!”賈政一看母親來了,忙迎上去賠笑:“這么熱的天,母親何必親自走來?”

  賈母厲聲道:“你是不是生一個兒子就要打死一個?”

  賈政跪下道:“兒子也是為了光宗耀祖??!”

  賈母啐道:“你父親當初這樣對你了嗎?你煩我們,我們不如都回南京去,讓你自己清凈!”又對王夫人說:“寶玉將來出息了,也未必記得你,你也別疼他,省得將來生氣!”

  賈政叩頭認錯不止,賈母一看寶玉的傷勢,哭得喘不過氣,眾人七手八腳把寶玉抬到賈母房中,一時間王夫人和賈母、李紈又哭了一大場。

  素來和寶玉玩得親密的黛玉、湘云、寶釵和幾個大丫鬟也都心里難受得很,唯恐寶玉有什么意外。

  這次挨打,寶玉保全了性命,可也傷透了賈政,他對這個嫡子失望至極,閑時只是陪陪趙姨娘和賈環。

  話說趙姨娘得知寶玉挨打,也有賈環的原因,生氣地罵他:“我叫你不要管不要說,你說了什么?”

  賈環道:“我本來不想說的,可是那天我看見他們把金釧兒撈起來,把我嚇得半死!我又聽人說是因為寶哥哥要玷污她,所以才這樣,我就把這話告訴父親了?!?br/>
  趙姨娘道:“本來他和那個琪官有來往,老爺已經少不得要打他,你還去火上澆油!況且你也不知真假,說它做什么呢?”

  賈環說:“我那時候嚇得心都快蹦出來了,哪想得到那么多??!”

  到寶玉徹底養好了傷,恰逢賈政點了學差,要去主持科考。王夫人道:“你也不是進士出身,這學政一職怎么落到你頭上了?這個官職到了地方上很受尊敬的,和當地的大員們平起平坐,先前當學政的不是侍郎就是翰林,你只是從五品,莫非是貴妃娘娘的面子?”

  賈政道:“圣上說我人品端方,兩袖清風,雖非科舉出身,也是書香傳家,讓我去選拔真才,是特許的?!?br/>
  趙姨娘得知此事,喜憂參半:“老爺賦閑多年,終于有了用武之地,可喜可賀!只是此去至少三年回不來,我不知該怎么熬過去呢?也不知這些孩子們沒有你的管教會怎么樣?”

  賈政道:“管孩子我是最不稱職的,在與不在都一樣,只是你自己要多多保重,低調謹慎,避開太太和老太太,別擔心我。有環兒和探春,你也可以寬慰些了!”

  這年八月二十,賈政祭拜宗祠,又拜別賈母后動身出發,寶玉出門相送。

  雖說這次要和父親遠別幾年,寶玉的惆悵里還是夾雜了無盡的歡喜!以后沒有人動不動查功課,終于可以自由自在和姐妹們玩耍了!和誰交朋友都不用怕了!

  自此,寶玉就像籠子里飛出來的鳥,不知道有多快活!

  到了來年春,女中豪杰探春見月華如水,景色怡人,不忍睡去,徘徊到半夜。后來她就寫信給寶玉和眾姐妹,準備籌辦一個詩社。這個提議得到了眾人的贊同,恰逢寶玉得了兩盆上好的海棠,因此叫海棠社。

  沉寂許多年的李紈活躍起來,作為國子監祭酒的女兒,她雖不能說在詩詞上蓋過大觀園的才女們,可是賞鑒品評的水準卻是公認的第一。

  有了詩社,自然要有筆名,李紈率先取名稻香老農,探春叫蕉下客,黛玉叫瀟湘妃子,寶釵叫蘅蕪君,寶玉叫怡紅公子,迎春叫菱洲,惜春叫藕榭。起社的地方定在李紈的住處,一個月兩次集會。

  第一次的詩會是以白海棠為題,幾個姐妹有的寫得風流別致,有的寫得含蓄渾厚,真真一派風雅!

  到了秋日,黛玉的詠菊詩標新立異,一舉奪魁。有了史湘云的加入,詩社更是熱鬧無比。

  在這樣的活動里,探春煥發出迷人的光彩,她的才華和風度總是一道亮麗的風景。趙姨娘雖不會寫詩,每次聽李紈說了,總是很開心。

  賈政外任去了,王夫人常常在心里想著:哥哥王子騰成了九省都檢點,賈雨村成了大司馬,協理軍機,賈政還只是個學政,而這已經是格外開恩了。放眼整個賈府,誰才能帶來希望呢?

  趙姨娘管不著這些,她除了思念賈政,其實日子過得不緊不慢,也挺愜意。

  時值鳳姐生病,寶釵和探春協理大觀園,因為寶釵終究是外人,所以探春是最得力的。比起鳳姐以威嚴著稱,探春的精明頭腦更勝一籌,她理家井井有條,有規矩有章法,大公無私,人人各司其職,很快就得到眾人的尊敬和擁護。

  恰縫此時,趙姨娘的哥哥趙國基死了,趙姨娘想讓探春多給哥哥家里一些撫恤金,探春卻毫不徇私。趙姨娘又為自己的哥哥和娘家的貧寒心酸,又為探春不肯叫趙國基一聲舅舅難過,與此同時,她也看得出來,自己的女兒是個能干大事的人,又深深的為她驕傲。

  話說這一回,寶玉屋里的小戲子芳官得了一包蕊官送的薔薇硝,說叫她擦臉用。賈環正向寶玉請安呢,見了薔薇硝,并不認識,只聞到一陣清香,就拿著一張紙在手上托著,對寶玉說:“好哥哥,分我一點吧!”

  寶玉正要給,芳官卻不肯,因為是蕊官送她的禮物,她想去找自己平常用的給賈環,誰知一看,妝奩里并沒有,被人偷了!

  芳官只好拿了茉莉粉代替,賈環以為是薔薇硝,開心地去接,芳官不直接給他,往炕上一丟,賈環只好去拾起來,揣在懷里帶回家去。

  一到家,賈環高高興興把這包粉給彩云:“我好不容易討來的薔薇硝,給你擦臉?!?br/>
  彩云打開一看,笑道:“你可真真是鄉巴佬,這哪里是薔薇硝,這是茉莉粉呢!她們戲弄你!”賈環道:“聞著也香香的,我好不容易要來的,你留下吧!”

  趙姨娘一聽,氣道:“你好歹是個爺,他們的戲子丫鬟隨便取用的東西,你巴巴的去討,還給了假的騙你!”

  彩云說:“沒事的,也可以用,忍一忍吧,老爺不在家呢,別惹事?!?br/>
  如煙道:“真想幫你去撕爛那些個小蹄子的嘴!”

  賈環道:“算了算了,不要鬧了,他們也不是一天兩天這樣了,我們不是早就習慣了嗎?”

  趙姨娘道:“我受氣忍耐都是為了孩子和丈夫,可是如今丈夫不在家,孩子又白受氣,實在是忍不??!我必須替我兒子出氣!”說著拿起茉莉粉就跑出去,彩云也勸不住,枕墨和如煙也拉不住。

  到了大觀園,趙姨娘直往怡紅院闖,寶玉正巧不在,芳官在吃飯,見趙姨娘來了,起身讓座,趙姨娘二話不說將那包茉莉粉往芳官臉上一撲,頓時芳官成了鬼似的白面人,一臉一頭一身的粉。又指著芳官罵道:“小粉頭,你不過是銀子買來唱戲的,算什么東西!你倒也學會狗眼看人低,欺負我環兒了!”

  芳官哭道:“我本來還有薔薇硝,是要給他的,可是不見了,又怕他不信,就給了茉莉粉,姨娘去問問,茉莉粉難道不是好的嗎?太太也用呢!”

  趙姨娘道:“那你不好好給他,丟在炕上讓他撿是什么意思?他還是個正經主子呢!”

  芳官道:“姨娘罵我銀子買來的,姨娘自己當初不也是銀子買來的,又比誰高貴呢?縱使我怠慢了環兒,那也是人人如此,怎么就我錯了呢!”
設置 恢復默認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