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科幻小說趙姨娘的幸福生活

第88章 第88章:薛家敗落

作者:何恒笑      字數:3122      更新時間:2020-09-08 11:23:36

  自打薛蟠娶了夏金桂進門,薛家就沒有一天的安寧日子過,薛姨媽和寶釵、香菱都熬油似的熬著。

  另一邊的賈府卻松了一口氣,元春的病養得差不多了,還遣人給家中送禮物,又特意問寶玉的近況。賈母因此和賈政提起寶玉的婚事:“如今寶玉大了,也該給他留神找個好姑娘定下,窮啊富都不打緊,模樣周正性子好是最好的?!辟Z政說:“寶玉自己要先學好才是最重要的,不然白糟蹋了好女孩?!?br/>
  賈母道:“寶玉是被我偏疼了些,還像個孩子心性,但他模樣兒齊整,心眼實在,未必便是沒出息的,橫豎比環兒好些?!?br/>
  賈政笑道:“母親說什么就是什么?!?br/>
  賈母笑道:“你年輕的時候,比寶玉調皮多了,現在還天天說寶玉不成器,我看寶玉比你那時候還強些?!?br/>
  既然提起來了,賈政少不得把這件事放在心上,除了照例嚴抓寶玉的功課,私下和門客們閑談的時候,也叫眾人幫忙留心些。

  一時間,外人提起的人選,都被賈家女眷們否決了。鳳姐笑著對賈母說:“這么好的姻緣在眼前,還要去哪里找?知根知底的兩個小冤家!”賈母笑道:“黛玉這孩子要配個寬厚平和的倒好,寶玉也算性子好的?!兵P姐道:“還有個掛著金鎖的,和玉不是頂配么?”

  賈母道:“寶釵這孩子人是不錯的,只是我還沒把他們倆放一起想過呢!”

  卻說沒過幾日就是北靜王的生日,賈政吩咐照舊例去送禮,賈赦和賈政帶著賈珍、賈璉、寶玉親自拜壽,北靜王獨獨喜歡寶玉,兩人親親熱熱說了半天體己話。

  回到賈府,賈母聽說寶玉深受北靜王喜歡,也跟著歡喜不已,因笑著對王夫人說:“我過生日那天,南安太妃和北靜王妃看了幾個姑娘,我看南安太妃很喜歡探春的樣子,后來卻沒有提起,倒是北靜王妃還好幾次問起黛玉呢!”

  王夫人笑道:“這也是眼緣吧!”

  到了十五晚上,賈政按慣例到了王夫人房中,王夫人說起寶玉的婚事:“眼前這幾個姑娘都是好的,只是寶琴和湘云已經許了好人家,剩下的寶釵和黛玉也都是人尖兒,你中意哪一個呢?”

  賈政道:“我自然是傾向于我妹妹的女兒,黛玉文采出眾,性格靈氣可人疼,和寶玉也自小要好,老太太也喜歡林丫頭?!?br/>
  王夫人道:“你說的有道理,只是我覺得居家過日子,寶丫頭這樣端莊持重、溫柔大方的才是上上選,你知道嗎,娘娘也說更喜歡寶釵呢!”

  賈政問:“她什么時候說過?”

  王夫人道:“上次探病的時候她就說了,寶玉若是娶親,頂好是選個寶姑娘這樣的。老爺想想看,林姑娘的體質這樣弱,也還是一團孩子氣,和寶玉過日子豈不兩個人都稀里糊涂的?要我說,寶釵起碼身體好,又能督促著他好好學習?!?br/>
  賈政皺著眉:“黛玉這孩子嫁到誰家我也不放心啊,我妹妹就這一個獨苗?!?br/>
  王夫人道:“近來北靜王府時時問起黛玉,想是有什么主意。你就放心吧,你這個外甥女是個富貴命!”

  這天,薛姨媽正到賈府和太太奶奶們歡聚,避開夏金桂和烏煙瘴氣的家,誰知薛家就派人請薛姨媽速速回去,薛姨媽以為又是夏金桂在鬧,本不想搭理的,待聽到是薛蟠出事了,慌里慌張出去了。一到家,夏金桂正在大哭大鬧,寶釵一臉的淚痕,薛姨媽才知薛蟠又鬧出了人命。

  薛姨媽哭道:“當年還有人庇護著,這次就是花光銀子,也不知能不能把死罪撇開?!?br/>
  寶釵道:“現在鬧得正兇呢,那家人得了銀子也未必罷休?!?br/>
  薛姨媽哭道:“那我就去和你哥哥死在一起!”

  就在此時,有人傳消息說薛蟠已經被官府捉拿了,還不知如何定罪。薛姨媽心急如焚,只管拿銀子胡亂打點,委托寶釵的堂兄薛蝌多求人,又抓著薛蟠的小廝問緣由。

  原來,薛蟠不堪忍受家里夏金桂的胡攪蠻纏,決心去南方進貨,好好做點事業,只是希望多個生意伙伴同行。恰好有個做生意的在城南,也要去南方進貨,薛蟠就去找他,誰知吃飯的時候遇見蔣玉涵。這個蔣玉涵,正是當年忠順王府向寶玉索要的人,只是他如今上了年紀唱不了那些戲了,便自己帶著戲班子四處演出,也算是落魄了。薛蟠看店里的伙計一個勁盯著蔣玉涵,心里起了醋勁兒,當時也沒怎么樣。第二天薛蟠帶著生意伙伴去喝酒,和頭天那個店伙計起了沖突,又想起蔣玉涵的事,當即拿起酒碗照著那個人打去。

  那個人也不閃躲,伸著頭就叫薛蟠快打,薛蟠砸了一下,那個人就倒了,這就沒命了。

  薛姨媽急得只好去榮國府找王夫人,請她讓賈政千萬幫忙,賈政聽了此事頓時大怒:“當年鬧出人命,我就說這個敗家子要嚴加看管,如今又這樣,且不說我人微言輕沒有那么大的面子,賈府也不再是先前那樣有權勢,即便我有這個能力,也不想再護著這樣的東西!”

  這邊薛姨媽只能豁出去用銀子,叫小廝們送去衙門,免得薛蟠受苦。又想著最少給薛蟠一個過失罪,頂好是有人頂替就最好了。

  薛家傾盡合家之力,將薛蟠的罪名變成過失致死,大家這才松了一口氣。

  賈寶玉自從到了賈代儒的私塾里,每天忙得團團轉,到瀟湘館的次數就少了許多。這天好不容易天氣冷,賈代儒告假,寶玉去找黛玉玩,兩人好似也沒什么好說的,寶玉就起身去探春那里了。

  黛玉悶悶的躺下來,只聽得屋外雪雁和紫鵑在說悄悄話,雪雁說:“你別嚷嚷,我聽說寶玉定親了!”紫鵑大吃一驚:“誰說的?”

  雪雁說:“我聽侍書說的,是知府家的千金呢,據說樣樣都是極好的?!?br/>
  紫鵑道:“怪不得剛才寶二爺來怪怪的,好像和林姑娘生分了?!?br/>
  黛玉本來就一腔心事,這下心痛如絞,歪在床上裝睡,眼淚打濕了枕頭。

  寶玉并不知情,每每到瀟湘館,看黛玉似乎不如之前親切,只當她是年齡大了,知道禮節了。黛玉看寶玉不再低聲下氣噓寒問暖,更加堅信所聽非虛。寶釵和薛姨媽許久不見蹤影,黛玉并不知道薛蟠的事,也狐疑或許定親之人是寶釵。

  自此,黛玉茶飯無心,漸漸體力不支,也不想說話。好在探春打發侍書去看望黛玉,雪雁悄悄問:“知府家的千金真的定下來了嗎?”

  侍書說:“我近來聽說老爺太太們不同意呢,還聽說老太太心里早有人了,就在咱們園子里?!?br/>
  紫鵑聽雪雁又在嘰嘰咕咕,忙推她說:“有什么話遠遠的說去,逼死她你就放心了?”

  誰知打這次起,黛玉愿意喝水了,漸漸也能吃點東西,病也就一天好似一天了。

  王夫人卻猜著了黛玉的心事,私下和鳳姐說:“這林丫頭病的奇怪,也好的奇怪,想必是因為寶玉。她是個有心計的,不像寶玉傻乎乎的不避嫌疑?!?br/>
  鳳姐道:“若是把她和寶玉配一起,也是合適的,只是身子弱了些?!?br/>
  王夫人道:“她心底早早的有了這個心思,就可見不是什么正經孩子,還是寶丫頭穩妥?!?br/>
  鳳姐笑道:“那咱們也該給林姑娘找個合適的人家才好,不然倘或她真的有私心,知道定的是寶丫頭,豈不鬧出事來!”

  王夫人道:“自然是寶玉先娶親,再給林丫頭找人家,寶玉畢竟大些。這本來也是娘娘的意思,我還要得空去請示一下才好?!?br/>
  薛姨媽唯一的兒子出了事,薛家的光景自然黯淡下來,為薛蟠花錢如流水自不必說,連帶著寶釵也險些急出病來。

  賈政見王夫人和賈母意見一致了,又加上元春的意見,也就同意了寶玉和寶釵的婚事,因對王夫人說:“薛家忙亂得很,明年春天再定吧,到了老太太生日后,就正式迎娶,你去和薛姨太太說?!?br/>
  薛姨媽自然對這門親事很滿意,日子很快就定下來了,寶釵和黛玉還蒙在鼓里不知情。

  賈政的日子也不好過,因為元春的事,他簡直成了吳貴妃的父親吳天佑的箭靶子,吳天佑的同黨也揪著賈政不放,每天賈政都在如履薄冰的度過。

  元春有孕,處處以孩子為先,能忍讓就忍讓,只想著孩子生下來就萬事大吉了,倒不是一定要當什么皇貴妃,只要能和孩子平平安安在深宮里,她就滿足了。但吳貴妃怎么會給她這個機會呢?每天防不勝防的迫害,讓元春神經兮兮的,生怕一個不小心就萬劫不復。

  元春原本就是個善良文雅的人,要不是抱琴處處以死相護,她早就在這暗潮洶涌的戰斗中陣亡了。

  她心里很清楚,賈家現在只剩她是個靠山了,她萬一死了,家族也將覆滅。所以,她必須拼盡全力活著。
設置 恢復默認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