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科幻小說趙姨娘的幸福生活

第89章 第89章:貴妃之死

作者:何恒笑      字數:3198      更新時間:2020-09-08 11:23:36

  寶玉也漸漸覺得黛玉有所不同,因對襲人說:“先前年紀小,我總是惹惱了林妹妹,如今我也不惹惱她了,她也不大過來,我又天天要去念書,好像生疏起來了?!币u人笑道:“你們都大了,原該如此?!?br/>
  寶玉又說:“老爺最近可曾說我什么沒?”襲人道:“在老太太跟前說你讀書比先前略強些,又說蘭哥兒念書是極好的?!睂氂竦溃骸拔沂锹牬笊┳诱f蘭兒每天從學房回來,還要自己看書寫文,三更半夜才睡,想來他才是咱們家的希望?!?br/>
  這天家里來客,寶玉告假,聽王夫人說薛姨媽要來聚聚,因想著去找寶釵玩,誰知寶釵并沒有跟著,寶玉就問:“寶姐姐呢?”薛姨媽知道結親的事還瞞著寶玉,只好笑著說:“他哥哥不成器,家里需要她料理著呢!”

  寶玉百無聊賴,看見王熙鳳抱著女兒巧姐,就去教巧姐識字,沒想到巧姐天性聰慧穎悟,不同常人。寶玉夸道:“巧姐兒這樣伶俐,只怕比鳳姐姐還強呢!”鳳姐笑道:“若是真比我強,我巴不得呢!”正說話的時候,李紈帶著探春、惜春和湘云、黛玉來了,薛姨媽身邊的寶琴迎上來問好,黛玉問:“寶姐姐怎么沒來?”薛姨媽道:“她身上不大好?!睂氂裾f:“姨媽剛才不是說她要料理家里嗎?”薛姨媽笑道:“是的,兩個原因都有?!?br/>
  黛玉只覺得有什么異樣,又以為是自己多心,也便沒有多問。

  私下里,賈政和王夫人說著今后的家計:“咱們家再也沒幾個閑錢了,須得置辦些不動搖的根基才好,像祭地啊,義莊啊,墳屋啊,都是官府也拿不走的。將來即便遇上什么,我們還有點退路,不至于一敗涂地,孩子們起碼還可以耕讀起家?!?br/>
  王夫人道:“哪里就到這步田地了?老爺若是要買只管買,我的意思是不必急?!?br/>
  賈政說:“早做準備早安心,我手里哪有什么銀子?須得你去和老太太她們商量?!?br/>
  王夫人道:“且等寶玉大婚后再說吧,也不急在這一時?!?br/>
  賈政又去趙姨娘屋里把這話說了一回,趙姨娘道:“你跟我說,我也沒主意,我也當不了家,你也沒有閑錢?!?br/>
  賈政道:“我自己的一點體己銀子怕是做不了什么大事,我就去京郊置辦幾間屋子幾塊地,不算咱們府里的,就算是給你和環兒的。若是將來有個好歹,你們也有個棲身之地?!?br/>
  趙姨娘道:“瞧你說的,哪能到那一步呢!”

  賈政也不多說,背地里就把這件事辦了。

  在賈府人人茫然的時候,賈雨村卻一升再升,先是升了知府,又成了御史,不過幾年,再升吏部侍郎,又升兵部尚書。

  賈政嘆道:“榮枯之事也難說,從前江南甄家和我們一樣的功勛爵位,和我們往來也多,誰知全都抄沒了?!?br/>
  賈赦道:“咱們家不至于,咱們有貴妃照應,親朋故舊又多?!?br/>
  賈政道:“可咱們家一個個的沒有德行才能,白白的享著錦衣玉食,哪里當得起?”

  賈赦不愛聽這話:“何苦妄自菲??!”

  賈政說:“咱們家的海棠在這深秋初冬的時節開了,人人都在納罕,況且這花原本已經一大年枯死了,這會子開了,不知是什么征兆?!?br/>
  賈赦道:“虧了你成天念正經書的人,偏信這些有的沒的,要我說必是寶玉的喜事來了,這海棠有感而開?!辟Z政搖頭道:“自古順者昌逆者亡,這海棠逆著時令開花,恐怕不是好事?!?br/>
  賈赦擺手道:“為了這點小事煩惱,不如砍去吧!”

  正彷徨不安時,賈璉傳來好消息:“軍機大臣賈雨村傳信給二老爺,說舅太爺升了內閣大學士,奉旨來京,很快就要到了!”賈家眾人喜不自勝,王夫人更是歡喜不已,她一直憂心薛家衰敗,王家人少,兄弟外任,娘家無法照應,這下好了!何況哥哥又升內閣大學士,王家榮耀至極,或許賈家也自此有了依靠,于是心放寬了許多,只盼王子騰早日回京。

  還沒來得及多高興幾天,這天賈政忽然滿臉淚痕地傳信說叫女眷去宮里,元妃不好了!

  王夫人哭道:“上次不是好了么?這又是什么病呢?”

  賈政道:“太醫奏明是痰疾,不要耽擱了,快請老太太即刻動身吧!”

  賈母和王夫人到了宮里,元春已面色蒼白,呼吸困難,湯藥不進,宮中已經在預備后事。王夫人見女兒受苦,忍不住淚如雨下:“貴妃娘娘!”

  元春咳嗽著屏退眾人:“讓我……和親眷說幾句話吧,往后再也不能了……”待侍女們退出去,元春艱難地對賈母和王夫人道:“我到如此地步,是為人所害,如今腹中胎兒不保,我也將去……當日舅舅得勝,我得以在父親生日封妃,現在我不復榮寵,只怕舅舅他也……”王夫人垂淚道:“別擔心,你舅舅已經升了內閣大學士?!?br/>
  元春點點頭,又喘了半天,方說出:“賈……賈雨村……防著他……”

  不多時,內監進來請家眷出宮,元春拉著王夫人的手:“早作打算……后路……”

  賈母和王夫人不忍離開,奈何宮人催促,又不敢號哭,惟有忍著千言萬語回賈府。第二天,宮里就傳來消息,說賈貴妃薨逝,時值臘月十九,離過年沒幾天了。

  賈政等人悲戚萬分,又細想元春臨終的話,都決定為后路作打算了。

  與此同時,為王子騰接風洗塵的大事也迫在眉睫,一喜一悲,人人百感交集。

  另一邊薛姨媽見賈家也不得安寧,也就一一和寶釵說起,順便把寶釵的親事也說出來了:“你姨媽和我說了,我還想等等你哥哥的信,你自己愿意不愿意?”寶釵竟毫無羞赧和意外之色,只是說:“女孩子的事本來就是父母做主,媽媽不必問我?!弊源?,寶釵更加少提寶玉,也極少再去賈府了。

  薛姨媽一心等著王子騰進京,為自己的兒子薛蟠爭取爭取,或許罪名能洗脫呢?

  元春去世,寶玉的玉失而復得,雜七雜八鬧騰到正月,也沒人安心過個好年。

  好不容易過了元宵節,眼看著王子騰要到了,賈璉忽然得到消息,說王子騰在離京二百里的地方沒了。

  王夫人不敢信,要賈璉出去仔細打聽,暗地里直哭得心口痛。

  第二天,賈璉回來說:“舅太爺趕路勞乏,偶感風寒,在路上延誤了醫治,誤用了藥,這就沒了?!?br/>
  賈政卻還是不信:“這接二連三的事來的太巧了!堂堂內閣大學士,身邊怎么就沒有個懂醫術的?哪里輕易就能藥死?一般的藥吃錯了也不至于!想是遭了暗算了!”因此心里很不受用,加上寶玉自丟了玉以后一直渾渾噩噩,仿佛掉了魂,放眼看去,家族毫無指望了。

  在這悲痛之事接踵而至的時候,賈政因勤儉謹慎,被任命江西糧道。賈政擔憂家中諸事雜亂,又無計可施,只能準備啟程。

  賈母哽咽對賈政說:“我已八十一歲了,你要外任去,幾年難得回來,寶玉自丟了玉就病得像變了個人,不知將來如何。我叫人替他算了命,說須得金命的人相配沖沖喜,你是正經人,自然不信,我問問你的意見?!?br/>
  賈政道:“老太太說的在理,但憑母親安排吧!”

  賈母想了想:“薛蟠還在牢里,寶丫頭怕是不好出嫁。貴妃娘娘剛剛薨逝,雖說不禁婚嫁,寶玉也不該即刻娶親。你也即將啟程,日子又短,準備也來不及?!?br/>
  賈政說:“只怕我離家以后,寶玉病重了就不好辦了,不如越禮把這件事辦了吧!”

  賈母說:“薛蟠自然會答應,那我就差人去叫薛蝌跑一趟,跟薛蟠說清楚。至于娘娘,她在天之靈若是知道為了給弟弟沖喜,也不會怨怒的。時間趕,咱們就簡單來,不必鋪張繁瑣。寶丫頭通情達理,這倒不必過慮?!?br/>
  賈政笑道:“若寶玉的身體從此好起來,豈不是造化,那就收拾屋子準備起來吧!”

  因賈政要去江西赴任,又要到工部交接,又要應酬交際,所以寶玉的婚事交給王夫人和王熙鳳了。

  寶玉病歪歪的什么也不知道,襲人倒是看出了端倪,許久不見寶釵進府,薛姨媽神色也不同以往,她也就猜著了個大概。

  定了寶釵,襲人是歡喜的,她素來喜歡寶釵的為人,可她也憂心寶玉。寶玉雖放誕不羈了些,這么多年心里眼里全是黛玉,若是知道娶的不是林姑娘,別說沖喜,只怕是催命!因此,襲人到王夫人跟前跪下哭了起來,王夫人問她何故,她抽抽搭搭道:“按說這話奴才不該說,只是事關重大。老太太和太太定了寶姑娘自然是好事,可是寶二爺素來和林姑娘才是關系最好的?!?br/>
  王夫人道:“我已經瞧出來了,老太太也知道了,是要想個萬全的主意才好?!?br/>
  襲人走后,王夫人將這些話說給賈母,賈母半晌無言,王熙鳳道:“那只能用個掉包計了?!闭f著就貼著耳朵和賈母、王夫人細說了一回,賈母和王夫人沒有更好的辦法,都點頭應允了。
設置 恢復默認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