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科幻小說趙姨娘的幸福生活

第90章 第90章:寶玉大婚

作者:何恒笑      字數:3098      更新時間:2020-09-08 11:23:37

  諸事不知的黛玉這天扶著紫鵑的手到賈母處請安,想起忘了帶帕子,吩咐紫鵑去取,自己慢慢走著等她。

  走到幾年前自己葬花的地方,聽到女孩子的哭聲,上前一看,正是賈母房里的呆丫頭傻大姐,因問道:“你傷心什么?”傻大姐道:“我說錯了一句話,姐姐們就打我!”

  黛玉問:“你說了什么?”傻大姐抽抽搭搭道:“老太太和太太商量了,要在老爺啟程之前把寶姑娘娶過來,給寶二爺沖喜,還要給林姑娘你找個婆家。她們說不許吵嚷,怕寶姑娘害臊,我不過說了句寶姑娘變成寶二奶奶了,老太太屋里的珍珠姐姐就帶頭打我!”

  黛玉心慌意亂,怔怔說了句:“別渾說了,白惹她們打,你去吧!”說著就轉身往瀟湘館走,身子仿佛千斤重,雙腿發軟,頭暈目眩。

  紫鵑取了帕子回來,遠遠看見黛玉蒼白迷離,眼睛直直的,在那里晃悠悠掙著往前走,忙趕上前去問:“姑娘要回去嗎?”黛玉迷迷糊糊:“我問問寶玉去!”

  紫鵑不知何故,只好攙著她依舊到榮慶堂,恰逢賈母午睡,黛玉又要去怡紅院。見了襲人,黛玉笑道:“寶二爺呢?”

  襲人還沒回答,黛玉就徑直往里走,看見寶玉癡癡傻傻,笑嘻嘻的,黛玉也坐下來對著他笑,兩人一言不發。襲人知道寶玉和寶釵的事已經定了,看眼前的景象不知如何是好,紫鵑扶著黛玉:“姑娘回去歇歇吧,寶二爺身體還是那樣,只怕說不了什么話?!?br/>
  黛玉道:“可不是,我這就該回去了!”說著就轉身往瀟湘館去,比往常還快,仿佛已經不再腳酸腿軟,也不要人攙著。一到瀟湘館門口,黛玉撐著門吐出一口血,嚇得紫鵑淚如涌泉,黛玉笑笑說:“傻妹妹,別哭,我哪里就能夠死呢?”

  賈母得知黛玉的情況,忙叫王夫人和鳳姐陪著去瀟湘館看看,只見黛玉面無血色,昏昏沉沉,喘息艱難。

  賈母流著淚撫著黛玉的頭發:“好孩子,不要怕,有我呢!”又叫人速請大夫。

  回到榮慶堂,賈母長吁短嘆:“我最疼的敏兒只留了這樣一個女兒,偏生也是個薄命的,我們定寶姑娘是不是做錯了?”

  王夫人道:“她和寶玉自小一起玩,關系好很正常,長大了學會保持距離才是做女孩的本分。若是有別的想頭,還叫什么大家閨秀呢?”

  因為不放心,第二天鳳姐去怡紅院看寶玉,笑著說道:“寶兄弟大喜啊,老爺擇了吉日給你娶親呢!”寶玉只是傻笑,鳳姐又說:“你要娶寶姐姐還是林妹妹呢?”寶玉卻瞬間清醒了似的:“自然是林妹妹!”鳳姐道:“娶親須得身體好了才行呢,若是還這個樣子,就要拖延了?!睂氂裥Φ溃骸拔液昧?!我去看看林妹妹去,叫她放心?!?br/>
  鳳姐忙拉住他:“她現在害羞,怎么會見你?”

  鳳姐到榮慶堂,把這番話說給賈母,賈母憂慮道:“糊弄過去容易,將來過日子可怎么是好呢!”

  王夫人和鳳姐很快與薛姨媽把親事的細節商量好了,王夫人不安道:“寶玉自那次丟了玉以后,就仿佛丟了魂兒,玉雖然回來了,人還是那個樣子。雖說結婚沖喜,只怕委屈了寶釵?!毖σ虌屨f:“興許寶玉這就好起來了呢!”

  王夫人說:“你們薛家現在也沒個得力的人,妝奩一概免了吧!”

  薛姨媽雖然也覺得委屈了女兒,可自家光景已經如此,還能怎么樣呢?

  黛玉聽聞寶玉婚事起,病情一日重過一日,紫鵑惟有苦勸:“寶玉的身子病得這樣,怎么娶親呢?都是瞎編的,姑娘安心保養才是?!摈煊癫淮鹧?,只是咳嗽氣喘,身邊的人知道賈府都在忙寶玉的婚事,只能守著黛玉流淚。

  黛玉自己心里忖度,這些年從來病多,眾人都記得常常問候,此次上下人等都不過來瞧瞧,傳言必定是真的,因此拉著紫鵑的手道:“妹妹,你雖不是我從南方帶來的,卻是我最知心的,我一直當你是親妹妹?!闭f著,又喘不過氣,紫鵑哭得像個淚人,黛玉又說:“妹妹,扶我起來坐坐吧!”紫鵑只好和雪雁攙起黛玉,讓她靠著軟枕。

  黛玉掙扎著指著桌案:“把我的詩本子拿來……”雪雁找來送到跟前,黛玉又指著箱子,雪雁不解,黛玉咳得直不起腰,又吐了一口血,仍是指著箱子,雪雁打開箱子拿了幾樣皆不是,唯有寶玉從前送來的題了詩的舊帕子,她看了點頭夠著要。

  紫鵑勸道:“姑娘歇著吧,何苦勞神,好了再瞧吧!”黛玉卻并不看詩,只是顫抖著撕帕子,哪里撕得動!黛玉又說要火盆,紫鵑說:“姑娘冷就躺下吧!”

  黛玉搖頭,執意要火盆,紫鵑和雪雁將炭火挪到床前,黛玉欠起身,將帕子一丟,就燒著了。紫鵑和雪雁還沒反應過來,黛玉又顫巍巍將詩稿一撂,紫鵑忙去搶,沒有夠著,也燒起來了。黛玉眼見兩件東西化成灰,雙眼一閉,往后一仰,不再說話,也不動彈,唯有咳嗽聲和喘不過氣的病容。

  好不容易熬到早上,紫鵑慌忙去賈母屋里,卻只看到幾個粗使丫頭,余者皆不見。問起話,這些丫頭不是搖頭就是說不知道。紫鵑只好去怡紅院,卻見怡紅院也是寂靜無人,正徘徊著,一個丫頭跑過去,紫鵑忙問:“寶二爺娶親在哪里?我要湊熱鬧去呢!”

  那丫頭笑道:“我悄悄跟你說,你別告訴別人,就是今晚上呢,璉二爺另外收拾了新房子!”紫鵑聽了不由的眼淚汪汪,嗚嗚咽咽哭著往瀟湘館走。待紫鵑一進門,黛玉卻臉上通紅如同著了火,呼吸急促起來。紫鵑不敢走開,只好叫人去請李紈:“她是不能出現在婚禮上的,平日也管事理家,快去請她!”

  李紈聽說黛玉的病情,忙趕到瀟湘館,看黛玉奄奄一息,也流下淚來,心里想著:這些年來相伴過來,她的才情容貌舉世無雙,誰知這樣命苦!

  看滿屋人哭哭啼啼,李紈說:“只管哭,還不給姑娘換身衣服,萬一這會子去了,就這樣走嗎?”正忙亂著,平兒跑了來:“我們奶奶忙住了,叫我來瞧瞧林姑娘?!币贿M到里間,平兒豆大的淚珠也滾下來。

  紫鵑卻不肯給黛玉換衣服:“姑娘還有氣兒呢,她只是一時氣急了,我要守著她!”

  平兒道:“寶二爺那邊大喜,瀟湘館少不得有人去賀一賀,做個樣子吧,誰去呢?”

  紫鵑依偎著黛玉:“我是不會去的?!毖┭阒缓脫Q了身喜慶衣服跟著出去了。

  雪雁一心想看看寶玉這樣的負心漢,今日是什么神情。寶玉滿心以為要娶的是林妹妹,往日的昏聵一掃而光,突然的精神抖擻起來,簡直手舞足蹈。雪雁只當寶玉徹底變心,替黛玉難受得痛心,不想再看,退到人群后面去。

  忽聽得鼓樂聲起,十二隊宮燈排著進來,大紅轎子也抬進來,偏偏雪雁被安排著去攙著新娘,寶玉看了雪雁就放心了:“雪雁是林妹妹從姑蘇帶來的,自然是她陪著合適?!庇谑菤g天喜地配合著行禮,像完全沒有生病的樣子,賈政看了這才放心下來。

  到了房內,寶玉躬身道:“妹妹身上還好嗎?把這勞什子揭了吧!”說著就要揭蓋頭,嚇得賈母等人一身冷汗,寶玉又想著林妹妹愛生氣,不敢造次,頓了頓,還是輕輕揭開了。雪雁趁機走開,鶯兒忙上前去服侍。

  寶玉一看卻是寶釵,拿著燈再細看,果真是寶釵!

  此時的寶釵盛裝艷服,冰肌玉骨,真真當得起艷冠群芳!寶玉愣愣地又看旁邊,雪雁不見了,只有鶯兒,他還以為是做夢,寶釵只是低頭不語。

  寶玉忙湊到襲人跟前:“那位是誰?”襲人道:“寶姑娘啊,新娶的二奶奶?!睂氂駟枺骸傲置妹媚??”襲人道:“老爺做主娶寶姑娘,不要渾說!”

  寶玉道:“那剛剛怎么雪雁在這里呢?”王熙鳳忙上前去說:“寶姑娘在那里,冷落她,太太會生氣的?!?br/>
  寶玉百思不得其解,也顧不得許多旁人在側,嚷著要去找林妹妹。眾人又是勸慰又是哄,到半夜寶玉才睡去。寶釵并不氣惱,在一旁默默無聲。

  賈政并不知詳情,只以為寶玉自此就好了,放心地準備第二日出發。

  賈政祭拜祖宗后,辭別賈母等人,又和趙姨娘依依惜別。寶玉卻自大婚起,病得更重了,飲食不進,神神叨叨,精神倦怠。偶有片刻清醒,便吵著要去看黛玉,寶釵和鶯兒只能時時在一旁好言相勸。

  寶玉傻傻地問:“你既與我結為夫婦,林妹妹該跟了誰呢?往后她怎么辦?”

  寶釵道:“你如今已是有婦之夫,林妹妹的婚事有老太太做主,不關你的事,以后不要說這種傻話,壞了林妹妹名聲?!?
設置 恢復默認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