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科幻小說趙姨娘的幸福生活

第91章 第91章:北靜王的美意

作者:何恒笑      字數:3147      更新時間:2020-09-08 11:23:37

  就在寶玉想見黛玉而不得、黛玉病入膏肓的時候,北靜王府遣使來,問寶玉的病情,請寶玉有時間去北靜王府坐坐。

  王夫人著急道:“寶玉這個樣子,別說去王府了,連大門也出不了,可如何是好?”

  賈母道:“人家也沒說即刻就去,北靜王和寶玉秉性相投,找他去聊聊天也未可知,我們且等寶玉好些再說吧!”

  娶了親以后,寶釵和襲人兩個賢人日夜規勸安慰,鶯兒也是個有眼力見的,寶玉痛定思痛,竟漸漸好轉些了。王夫人因提起北靜王邀約之事,寶玉說:“我也想去散散心,這些日子也沒有去上學,也沒去哪里走走,正悶著呢!”

  王夫人說:“你到了王府,萬萬不可渾渾噩噩,寧可不說話,也不能說錯話,王府比不得尋常人家,一不小心腦袋就沒了?!睂氂顸c頭稱是,只帶了茗煙和鋤藥就出門了。

  北靜王見寶玉不似傳言那樣病弱,欣喜非常,因笑道:“聽說你大婚,我也沒有親自過去,皆因你們太過低調。怎么,婚后過得可好?”寶玉一來就被戳中心事,不知如何作答。北靜王又說:“我聽說你娶的是薛家的女兒,也算是門當戶對、親上加親了!”

  寶玉嘆氣道:“在王爺面前本不該說這些私事的,既然王爺問起來,我少不得說實話,娶的不是自己真正愛慕的人,有什么好不好可言呢?”

  北靜王笑道:“那你真正愛慕之人是誰呢?莫非就是你從前提到過的瀟湘妃子?我看過你帶出去的那些閨閣詩,有一個瀟湘妃子與眾不同?!?br/>
  寶玉道:“王爺果然好眼力!那是我姑媽的女兒,姓林,姑蘇人氏,她因自小喪母,寄居在我家中,后來父親又過世,就沒有再回去?!北膘o王想了想:“她父親就是原來的巡鹽御史林如海吧?”寶玉道:“正是?!?br/>
  北靜王笑道:“虎父無犬女,我當日看她父親風度翩翩,清雅俊逸,就知他的子女必定不凡。不瞞你說,內人曾到你們府上去為老太太祝壽,看到了你家的諸位姐妹,回來后對我極力夸贊一位清瘦超逸的女孩,說是神仙下凡,一直念念不忘。我又想到你提起過有位妹妹是天上有地上無的,想必正是這一位了?!?br/>
  見寶玉有點不解,北靜王又說:“我對你的這位妹妹也神往許久,加之我家中并無什么姬妾,內人也想為我物色一位絕好的女子作為伴侶,既然現如今你另有所娶,你這位妹妹也該有自己的歸宿了?!?br/>
  寶玉聽了這話呆住了:“這……我無法作主,須得家中長輩安排?!?br/>
  北靜王笑道:“那我過幾天就派人去府上提親,你放心,這么些年你了解我的為人,你這位才女妹妹我絕不會虧待她的?!?br/>
  寶玉仿佛挨了一個悶雷,失魂落魄回到家中,也不說話,也不吃喝,急得襲人去找王夫人和賈母。王夫人忙趕去問寶玉何故如此,寶玉“哇”的放聲大哭:“北靜王他……他想娶林妹妹!”

  寶釵在一旁也嚇了一跳,王夫人見此事非同小可,拉著寶玉去榮慶堂面呈賈母,王熙鳳最是消息靈通的,也趕了來。

  賈母嘆氣道:“林丫頭是堂堂探花郎的女兒,怎么可能去給人家當妾室呢!”

  王夫人道:“話雖如此,咱們家如今衰落至此,還能講那份清高嗎?何況他是王爺,即便逾了禮法,也是常情?!?br/>
  賈母垂淚道:“那北靜王是個瀟灑人物,若是當王妃還使得,咱們這樣人家的女孩,怎么能去當妾?就是王爺的妾,那也是下作??!”

  王夫人也擦著眼淚:“萬一北靜王打定了主意呢?再說如今我們王家衰敗,薛家也一蹶不振了,娘娘薨了以后咱們賈家也沒了指望,現在每天都是出的多進的少,艱難度日罷了。林姑娘若是嫁了北靜王,說不定咱們家還能撐起來?!?br/>
  賈母道:“這讓我將來到了地下,怎么和敏兒說呢!”

  王夫人道:“林姑娘病重著呢,聽說幾乎要一口氣上不來沒了命,這幾日才緩過來點,這樣的身子只怕嫁人也是問題。她素來心氣高,讓她做妾她必不依,這也難辦,要不寶玉你去探探口氣?”

  寶玉道:“我不能!”

  賈母知道寶玉的心思,撫著寶玉的頭:“好孩子,你也該瞧瞧她去,如今你雖成了親,倒也不必規避得像陌生人?!?br/>
  寶玉想見黛玉到要發瘋,聽了這話,方才點頭:“我去看看她病得怎么樣了!”

  大婚就搬出怡紅院的寶玉,再進大觀園,似乎一切都遙遠起來。到瀟湘館的路,曾是他最熟悉的,閉著眼睛都沒問題,如今卻芳草萋萋,滿目蕭森。

  “林妹妹!”寶玉一面喊一面往屋里疾走,雪雁跑出來像見了鬼似的:“你竟然來了?”紫鵑打起簾子一瞧,啐了一口:“你還來做什么?你怕我們姑娘過得安寧了嗎?”

  寶玉也不說什么,徑直進屋里,只見黛玉閉目養神,聽了說話聲睜開了眼睛,定定看著寶玉,微微笑著:“寶玉,你的病好了嗎?”寶玉道:“我好了,妹妹好了嗎?”黛玉笑道:“我也好多了!”

  兩人默默看著彼此,都忍不住眼淚奪眶而出。

  黛玉輕聲問:“寶姐姐怎么樣?她什么時候來看我?”寶玉道:“你都知道了吧?她現在可能也不好來見你?!?br/>
  黛玉道:“我恨你,可我還是沒法恨你,只恨我自己薄命吧。二爺以后也沒什么機會見我了,有什么話要說嗎?”

  寶玉猶豫半天,支吾著:“妹妹記得北靜王嗎?”

  黛玉道:“記得,你曾把他給你的手串要給我,我不要。還有他給你的斗笠,怪好看的?!睂氂竦溃骸八怯忻馁t王,年輕有為,溫柔風雅,不像我這樣的碌碌無為之輩?!?br/>
  黛玉道:“好好的說這些干什么?”

  寶玉道:“北靜王他……他想來提親……娶你……”

  “什么?”黛玉聽了這話,趴著床沿又劇烈地咳嗽起來,眼淚也跟著涌出來:“難怪我要死了也沒你的影兒,今天破天荒來了,原來是給我報喜來了!”

  寶玉見黛玉的病弱之軀又遭此大痛,忙躬身道:“我錯了,妹妹不要生氣,就當我沒說。這只是北靜王單方面的意思,咱們家還沒答應呢!”

  黛玉指著寶玉:“我這一生算是錯認了你!你出去!”

  寶玉急得哭道:“妹妹,如今我已由著他們擺布,病中稀里糊涂娶了寶姐姐,我心里也很痛苦,我恨不得把心挖給你看!可現如今,我也希望妹妹有個好的依靠,雖說妹妹不堪為人妾室,我也實在難以說出口,可北靜王和王妃都是忠厚善良的人,也都文墨出眾……”

  黛玉不等他說完,就歇斯底里喊:“紫鵑,雪雁,你們是死人嗎?還不趕他走!”

  寶玉道:“林妹妹,你若是不愿意,我去幫你爭取,不要怪罪我……”

  黛玉咬著牙哭道:“寶玉,誰都可以來說,為什么偏偏是你?你跟我說這些,你的心不會滴血嗎?枉費我十來年的心血,你走吧,這一生,我都不要再見你!”

  寶玉不想走,早已被紫鵑和雪雁往外推,將門緊掩了。寶玉出門一步一回頭,老遠還聽見黛玉的哭泣和咳嗽,他恨不能即刻一死以明心志!

  到了自己屋里,寶玉倒在床上,用被子蒙著頭,嗚嗚咽咽哭起來。

  寶釵和襲人待要去勸去問,寶玉卻忽的彈起來:“我找老太太去!”

  幾個人沒攔住,寶玉飛一般的往榮慶堂跑,一見了賈母,就跪倒在地:“老太太,事已至此,我說了也無妨!這么多年,滿府誰不知道我和林妹妹是一對?為什么你們瞞著我,騙我娶了寶姐姐?我母親說是我父親的意思,也是娘娘生前的意思,可是老太太你不是一直都最愛林妹妹嗎?她如今怎么過?”

  賈母道:“木已成舟,多說無益,倒是北靜王那邊,不知該不該答應?!?br/>
  寶玉跪在地上哭道:“林妹妹不是愛慕權貴的人,更不是伏低做小的人,去王府做妾室只怕是害了她!”

  賈母道:“容我想想吧,你快起來!”

  卻說瀟湘館里,相思成疾的黛玉見了寶玉自是歡喜,卻不料寶玉開口就說北靜王如何好,是她的好歸宿。她萬萬想不到,自己這么多年的癡心,在寶玉心里,是可以隨意轉贈他人的,說不定還是賈家翻身的籌碼?

  哭到半下午,黛玉暈過去,呼吸又上氣不接下氣,紫鵑和雪雁哭得死去活來。到了晚間,黛玉才微微緩過一口氣,只說渴,紫鵑忙拿著小湯匙給她喂了幾口梨子水,黛玉睜著眼睛看著帳頂,忽又拉著紫鵑的手:“我活不成了,妹妹你將來不要為我傷心……”喘了半天,又說:“等我不在了,好歹叫他們送我回姑蘇,別把我還留在這異鄉當個孤魂野鬼?!边€沒說完又是咳又是喘,閉上眼睛憋得臉上紫漲,出的氣多進的氣少,急促得很了。
設置 恢復默認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