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科幻小說趙姨娘的幸福生活

第93章 第93章:探春遠嫁

作者:何恒笑      字數:3119      更新時間:2020-09-08 11:23:38

  探春出嫁的日子,王公大臣們都暗自高興自己的女兒沒有被選走,因此紛紛送來賀禮,南安太妃對著探春一口一個“女兒”,王夫人強顏歡笑,獨獨趙姨娘遠遠的收不住眼淚,賈環拉著姐姐的衣角不松開。

  此次和親藩屬國,陪嫁擺滿兩列大船,金銀珠寶自不必說,瓷器、絲綢、茶葉、佛經更是數不勝數,還有許多各式各樣的種子,還有隨行的能工巧匠。探春將自己最愛的書法器具、起詩社時眾人寫的詩,都隨身帶著,從小隨侍的侍書也跟著去了。

  鑼鼓聲聲,十里紅妝,儀仗威嚴,賈府再沒有哪個女兒嫁得如此風光。一邊是父母家園,一邊是茫茫大海,探春一步一回頭,臨登船向著賈政、趙姨娘和王夫人深深叩首,又對著賈環和寶玉揮手,由送行和護衛的人攙著上了船,向著海上漸行漸遠……

  送別了探春,賈府眾人不知是喜是悲。此時的榮寧府江河日下,內外無援,竟無力保住一個弱女子!滿眼的繁華,只是給外人看的,賈家能得到什么呢?

  趙姨娘對賈政泣訴:“探春向來剛直要強,不肯屈膝逢迎,到了那邊,日子怎么過呢?”賈政安慰道:“她的性子不會吃虧,何況去了就是王妃,他們又是附屬國,不敢對探春不好的。我倒覺得這孩子從小志向遠大,說不定大有作為呢!”

  趙姨娘說:“我們家如今是有功的,短時間內應該沒什么擔憂的,你此次去了江西,只管安心做事,不要記掛我們,賈府復興有希望的?!辟Z政笑道:“我也是這樣想的,說不定就此好起來了呢!”

  從此,賈政回到南昌府,趙姨娘安心撫養賈環,王夫人更加悉心栽培寶玉。

  有時候閑下來,趙姨娘也會和身邊的人說起女兒。

  趙姨娘說:“茜香國最產茜草,是做染料的,他們以前進貢的布我就用過?!闭砟f:“到時候咱們小姐回來看姨娘,帶著一兒一女,多好玩呀!”如煙說:“過幾年他們來朝賀,探春姑娘就可以一起來,不要擔心!”說得趙姨娘心里踏實許多。

  此時的王熙鳳正聽賈璉說:“南安郡王在海疆戰役上吃了虧,連帶著國家虧損,也把好多人搭上了,你們王家只怕也要遭殃呢!”

  王熙鳳道:“我們家唯一厲害的人已經沒了,誰還能賴上死了的人不成?”賈璉說:“舅太爺雖沒了,還是被人參了一本,說他當初鬧了太多虧空,才導致兵馬不足,糧食供應不上,戰事才會失利,還要你哥哥王仁賠補呢!”

  王熙鳳啐道:“放屁!打仗失利賴我家?我哥哥哪來的錢?”賈璉道:“我想到你和太太會著急上火,所以就去找內廷都檢點幫忙說情,把這虧空往咱們舅太爺的上一任和下一任身上挪一挪,不知辦的成不?!?br/>
  王熙鳳不由的滴下淚來:“難得你還能為我想想!”

  寶玉雖不像先前癡傻,到底也不似先前靈光。為著探春和親的事,他哭了好幾回。又對鶯兒說:“當初我的玉都用的是林妹妹做的絡子裝著,有一次我惹惱了她,她把絡子剪斷了。后來你做梅花絡裝我的玉,想來都是命吧,她不能永遠陪著我,你和寶姐姐是來接替她的?!睂氣O在一旁笑道:“鶯兒哪有這種心思,就是林妹妹當初剪了絡子,也不過是氣你不尊重,你胡思亂想什么!要我說,你早點收心好好讀書才是正經!”

  也不知是寶釵的話管用了,還是婚后生活實在百無聊賴,寶玉居然真的每天把自己關在書房里。寶釵有時也打趣道:“你不會是一個人窩在那里偷看什么《西廂記》、《牡丹亭》吧?”寶玉道:“我癡長到這么大,竟沒有一個真正對得起的人。在塵緣了結之前,還是做點什么回報眾人吧!”寶釵看他又說起瘋話,就不愛搭理了。

  王夫人時常對寶釵說:“如今我身上不大好,時常十病九痛的,你璉二嫂子也不行了,只有你心里明白,身體也康健,這一大家子將來都歸你管呢?!睂氣O點頭稱是。

  這天,賈赦正在家,賈璉前來請安,說起一件事:“聽說二叔被節度使參了一本?!辟Z赦詫異道:“咱們家和親有功,怎么這么快就有人胡亂參我們?二老爺在江西好好的,做了什么違法亂紀的事?”

  賈璉道:“說是他對下屬失察,玩忽職守,不諳吏治,要請旨革職?!?br/>
  賈赦道:“只怕是謠言吧!你去吏部打聽清楚再說?!?br/>
  賈璉道:“據說賈雨村一句都沒幫著說情?!辟Z赦道:“他也許在等時機吧!”

  到了下午,賈璉又去見賈赦:“父親,我到吏部去問了,二叔真的被參了,皇上說我們家和親有功,又說是那些狼心狗肺的下屬加重賦稅,胡作非為,二叔不知情,所以本應革職,姑且因被蒙蔽降三級,任職工部員外上行走,召他即刻回京?!?br/>
  賈赦嘆著氣說不出話,賈璉又說:“江西那邊的小官都說二叔清廉正直,只是用人不當,此次不知回京后會怎么樣呢!”

  賈赦道:“這幫狗奴才居然瞞著主子亂來,把我們家的名聲敗光了,眼下咱們家就你二叔一個頂事的,這樣一鬧只怕弄出大禍!你不要跟老太太說?!辟Z璉于是出去告訴了王夫人,王夫人身上正到處疼痛,未免又擔驚受怕。

  賈璉安慰道:“老爺回京也好,他為人正直簡單,在那地方也玩不轉的,在身邊我們還放心些,不然只怕那些混賬奴才把他命都坑進去了!”

  王夫人嘆氣道:“你二叔從不曾貪贓枉法,他這回去江西任上,沒有給家里拿回一個錢,倒把家里的銀子賠出去許多,倒是那些混賬小廝衙役,一個個的小老婆都有了,家里人還穿金戴銀起來了。所以這些人瞞著老爺弄錢是真的,都是些喪盡天良的,只怕害得老爺官也做不成,祖上的功勛也給抹掉了!”

  賈璉道:“方才我也嚇的了不得,細想也很愿意老爺做個京官,安安逸逸的做幾年,才保得住一輩子的聲名?!?br/>
  賈璉才一出門,薛姨媽家的婆子就慌慌張張跑來:“我們家不好了!”

  王夫人道:“糊涂東西,有話好好說!”

  那婆子說:“我們家一個男人也沒有,寶二奶奶要急死了!我們奶奶死了!”王夫人問:“夏金桂死了?薛蟠的媳婦?”婆子道:“是她,我說不清楚,太太打發幾個人去幫幫忙吧,薛家現在亂著呢!”于是賈璉剛坐下喘口氣,又趕到薛家。

  薛姨媽流著淚訴道:“自從蟠兒出事以后,她三天兩頭的鬧,我們都讓著她,誰知近來天天蓬頭赤腳的瘋,又時而畫眼描眉的要到外面去,又把香菱往死里打。昨兒晚上做了兩碗湯,要和香菱一起喝,也不知她下了什么藥,把自己藥死了,香菱也不好了!現在怎么辦???”寶釵道:“報官吧,橫豎我們是清白的?!?br/>
  賈璉說:“是的,快報官吧,我去托刑部的人查明白,不要冤枉了好人?!?br/>
  此時香菱也奄奄一息,由大夫診治著,夏金桂的娘家人卻已經得了消息,闖進門來大哭大鬧,揪著薛姨媽和寶釵不松手。賈璉忙帶著小廝們護著可憐的娘倆,又大聲說:“不許鬧!刑部馬上有人來,自會有個說法!”

  薛姨媽哭道:“她自己要死,還把我家可憐的香菱害了,人家招誰惹誰了?我還沒找你家算賬呢!”

  刑部的人一到,香菱就咽了氣,薛家的光景自此越發慘淡。

  且說賈雨村平步青云,已經升為京兆府尹了,還監管著稅務。這天,賈雨村聽說:“賈存周在江西糧道被參,已經回京,在朝廷謝罪?!彼s去內閣,問清了緣由,又去找賈政,說了些打抱不平的話。賈政道:“幸好沒什么大事,主上念著我們先祖的功勞,沒有太追究。如今我也年紀大了,又不敢告老歸家,我們家不能白白占著世襲的位子不盡忠?!?br/>
  雨村道:“如今你仍到工部,沒有事的。何況你的人品行事我們都佩服的,今后只要在子侄輩身上嚴緊些就是了?!辟Z政道:“我在家的日子少,家里的事情也沒管什么,也不甚放心,今后是要嚴一些了?!?br/>
  賈政頹然回家,眾人都去迎接,賈母問探春消息,賈政說:“聽說她一去就成了王妃,那邊的風俗是男人們凡經濟收支類的,無論王侯還是平民,都交給妻子打理。想必她能大展拳腳了!”賈母始則因賈政降調回來,心里不悅,后聽賈政說探春安好,也便轉悲為喜。

  第二天祭祀了宗祠,賈政叫了賈珍賈璉過來,問起家中事務,賈珍揀可說的說了。賈政又道:“我初回家,也不便來細細查問。只是家里不比從前,咱們諸事要謹慎才好,一不小心禍事就來了!孩子們該管教管教,別叫他們在外頭得罪人?!辟Z珍和賈璉連忙點頭。
設置 恢復默認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