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科幻小說趙姨娘的幸福生活

第96章 第96章:趙姨娘扶正

作者:何恒笑      字數:3126      更新時間:2020-09-08 11:23:40

  經此大難,王夫人的身體每況愈下,除了和薛姨媽寶釵略說幾句,就悶在房里吃齋念佛。寶釵一心顧著丈夫和母親,無法分心。家里一應大小事都憑趙姨娘作主,倒也妥妥帖帖。

  萬幸的是如煙、枕墨、長生和福貴,當初都和趙姨娘羈押在一處,如今也沒有分散。

  賈政素來不善理家,現在也少不得將家中當差的幾個人叫來,籌劃著接下來的居家用度和謀生計的事情。房子田產都是抄家之前安排好的,賣兩府房子分得的銀子還能支撐些日子,比起賈府其他人,算是寬裕多了。

  趙姨娘時時安慰王夫人和寶釵道:“當初我們在南昌府,雖說住的略好些,有身份些,手里可差遣的人多那么幾個,其實過日子也是現在這樣。咱們只要安頓下來,把田地經營起來,清貧日子過著也未為不可,我和枕墨、如煙還可以做些針線活補貼家用?!睂氣O點頭稱是,王夫人卻日甚一日的消瘦下去,身子也漸漸撐不住,以至于常常纏綿床榻了。每每看著寶玉渾渾噩噩的身影,她就仿佛心上壓著石頭,喘不上氣來。

  北靜王輾轉打聽到寶玉住處,親去探望,寶玉卻木然看著前方,由著賈政引著他行禮,并沒有什么話說。北靜王示意賈政退避,私下里拉著寶玉的手:“你是傷心難過呢,還是真的癡傻了呢?”寶玉直勾勾笑著:“都一樣?!?br/>
  北靜王道:“我已經聽說你的表妹林姑娘不在了,心里惋惜了好一陣子,到底我們無緣?!甭犃诉@話,寶玉的眼淚卻一行行滾落:“林妹妹……”

  北靜王便知他并非全無意識,因說道:“她是有福的人,若是受那牢獄之苦,更怕遇著拐賣搶掠的,為奴為婢的,又如何受得???上天不忍她受委屈,所以讓她先走一步,你要高興才是?!?br/>
  寶玉凄然一笑:“帶走她一個,何必留下我!她做神仙去了,我要這勞什子命做什么!”

  北靜王佯嗔道:“你怎可說這種不忠不孝的話!且不說圣上對賈家到底格外開恩,就說你父母目下只有你靠得住,你不重振家業,還成日這樣惹他們憂心,你心里過得去嗎?聽說你母親已經病得很厲害了,滿府人誰心里不苦?你多少也該收斂著些才是。倘若圣上念及舊情,看你這個樣子,心也灰了。再說我又怎么會眼睜睜看著你受苦不聞不問呢?凡事放寬心才好?!?br/>
  寶玉也不作答,北靜王臨別吩咐人留了些銀子在桌子上,出去向賈政告辭,滿腹悵惘地走了。

  這天,賈政得了消息,說迎春在孫紹祖家大病一場后,又遭受夫家毒打,竟一命嗚呼,草草亂葬了。和趙姨娘嘆息著,本想瞞住王夫人,誰知薛姨媽聽到了,就說出去了,王夫人聽了又是伏枕痛哭,加之又聽說惜春已出家為尼,任誰也勸不動,鐵了心遠離紅塵,越發讓王夫人心內如刀絞。她尊貴一生,怎受得住一個個殘酷的消息接踵而至!

  煎熬到了中秋前夕,王夫人強撐著沐浴禮佛,叫來了身邊所剩的幾個人,對薛姨媽說:“妹妹,不成想咱們家也落得如此境地!蟠兒的刑期也近了,往后你就靠著寶釵吧,早知如此,我也不該苦心把這孩子配給寶玉,白白糟蹋了她!”又拉著寶釵的手:“好孩子,難為你了,寶玉以后交給你了,好不好都是你的丈夫,看你的造化吧,我到天上去保佑你!”

  寶釵抹著眼淚:“姨媽,快別這樣說,撐過去,好日子在后面呢!”

  寶玉雖魔怔,見王夫人此時的情形,跪在地上只是鼻塞喉咽,眼淚直涌,趴在床頭挨著王夫人的臉。王夫人垂淚道:“我的兒,疼了你一場,萬料不到……咱們家是這種結局,你心里是明白的,娘只盼著你快快好起來,你父親老了,這個家能靠誰呢?”

  賈政道:“別說喪氣話,現在這樣過著不也挺好嗎?我早就想過田園生活,現在如愿了,你也說過尋常人家的日子多舒心啊,現在你只管休養著,再也不必時時操心許多事了?!?br/>
  王夫人的臉上現出溫柔的笑容:“存周,我到你家幾十年,享盡了福,能嫁給你這樣端方的人,是我的幸運。你不必寬慰我,我知道自己走到盡頭了,往后和趙姨娘好好過下去,寶玉不知將來能否爭口氣,還請老爺你多多照顧栽培,他往后就沒有娘了!”

  賈政心里一酸,輕聲道:“你放心吧……”

  王夫人的眼里閃著從未有過的亮光:“存周,從前我做錯了一些事,都是因為愛你,看在這個份上,請你原諒我!我這一生,都是把自己全部交付給你,從無二心,當著這些人的面,我也不怕說出來,反正我也是要死的人了,我這幾十年,都是深深愛著你的,到現在也還是愛你,放心不下你……”

  趙姨娘聽了這話,眼淚流下來,王夫人又說:“蘭兒像是個好苗子,雖然他們母子現在單獨過,你們還是要時時去看看,多接濟些,到底是我的孫子!”賈政忙點頭。

  王夫人閉上眼,略平息了會兒,對著趙姨娘伸出手去,趙姨娘忙上前去握?。骸疤?!”王夫人垂淚道:“妹妹,我當初害了你,這些年我念經懺悔,希望妹妹不要記恨。往后這個家要勞你費心了,特別是老爺的身子,還要你多調理著。寶玉和寶釵,還有我妹子,你也多記掛著些吧,你是個善人,我抄的《金剛經》在腳邊箱子里,送給你吧!”

  一時間,王夫人又說渴,問有沒有參湯,又自說自話道:“都什么田地了,哪來的參!”寶釵驚道:“太太這怕是回光返照……”

  果然,僅有的一點人參找出來,王夫人已經氣息奄奄了,咬著牙關不肯閉眼,滿屋子看,像是舍不得世上的一切。

  寶釵和薛姨媽湊過去偎著她,趙姨娘替她換衣服,枕墨和如煙忙著替她擦洗,王夫人用最后的力氣囑咐著:“存周,給蕊兒一個名分吧……她……也不容易……”賈政一點頭,她就帶著笑意咽了氣。

  王夫人的喪禮是賈政和趙姨娘操辦的,孝棚撐起,白紙滿院,入殮停靈,迎來送往,守靈哭靈,足足忙了半個多月。還沒喘口氣,薛蟠行刑的日子也到了,寶釵和薛姨媽雙雙昏厥,幾個月都沒法緩過來。

  直到開了春,賈政擇吉日將趙姨娘扶正,此時趙姨娘正式成為賈政的妻子。

  賈政見趙姨娘自從到了鄉野,每天不施脂粉,素服布衣,為了全家的生計忙里忙外,因說道:“蕊兒,你如今也是個正經太太了,好好過幾天清閑的吧,事情交給他們做!”蕊兒道:“做了主婦,怎么能自己閑坐,我一樣都不放心!我說你也趕緊的把你原先的書生氣收一收,不要心里一點數都沒有!”

  賈政笑道:“好好好!以后都聽你的!”

  趙姨娘道:“那你還不去看看寶玉好些沒,查查環兒的功課!實在閑得慌,你去看看蘭兒他們娘兒倆也好啊,天天杵在我跟前做什么!”

  賈政笑道:“遵命!夫人說的是!”

  從李紈、賈蘭母子那里回來,賈政說:“我還順路去看了璉兒,平兒當了太太比你還忙,她對巧姐兒真像親娘似的。你還別說,璉兒對鳳姐兒一直不服,現在對平兒這樣溫柔的倒是服服帖帖的,在家里修屋頂,又是囤柴火,不知道的誰信他是賈府的公子哥呢!”

  趙姨娘問:“巧姐兒也大了,璉兒給她定親了沒?”

  賈政道:“我正要說呢,那個劉姥姥莊上有個大財主人家,見過巧姐兒避難的時候,也知道咱們賈家的事情,要求娶巧姐兒呢!還說巧姐兒千金貴體,是綾羅綢緞裹大的,不像鄉下土財主,還請不要嫌棄呢!”

  趙姨娘笑道:“真真這孩子有福氣!鳳姐兒當初對劉姥姥好,現在福報都給了孩子,她也可以瞑目了!那家的兒子人怎么樣呢?”

  賈政道:“璉兒就這一個獨生女,也顧不得什么禮節,親自去那家看了,說那個孩子長得也是一表人才,還肯讀書上進,人也謙恭溫柔,滿意得很呢!別看人家不是我們這樣的公府出身,家里也有幾千頃地,幾百頭牲畜呢,銀子錢也不少,只是沒什么咱們家往常那些稀奇玩意兒罷了。人家還討好著璉兒說,不要瞧不起他們,他們若是娶了巧姐兒,保管全家對她好。對了,璉兒現在手頭好些,把劉姥姥為了贖巧姐賣屋賣地的銀子給她了,現在劉姥姥家里也有幾畝好地,還打了井,種些瓜果菜蔬,還能賣點錢呢,根本吃不完!”

  趙姨娘笑道:“好人有好報!這是她的造化!蘭兒想必還是那樣用功吧?”

  賈政道:“他又進了學堂,日夜苦讀,他母親也是含辛茹苦,將來不會差的?!庇种钢鴮氂竦姆块g:“寶玉如果好起來,那就更好了!”

  趙姨娘道:“不要心急,他會好的!”
設置 恢復默認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