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科幻小說趙姨娘的幸福生活

第98章 第98章:探春省親

作者:何恒笑      字數:3112      更新時間:2020-09-08 11:23:40

  果然賈政說得不錯,探春登岸后,應酬了許多天,才得以請求回家看望父母。因此當天的一大早,就有宮里的太監傳話,叫賈家做準備。

  到了傍晚,探春才坐著轎子來,跟著的是浩浩蕩蕩的儀仗,最可喜的是同行的還有探春八個月的兒子。

  探春對隨從說:“只留下侍書就可以了,我們家如今住不下這許多人,你們就聽從宮里的安排吧,我在娘家住幾天,清清靜靜說說話?!?br/>
  趙姨娘遠遠就看見探春出挑得比先前還要好看多了,顧盼神飛,雍容典雅,旁邊跟著奶娘抱著孩子,侍書攙著探春,滿臉笑意。

  進了屋,趙姨娘和探春未免相擁而泣,賈政抱著外孫子目不轉睛。探春流淚道:“這么短的時間,咱們家怎么就這樣了?我在茜香國就已經聽說了,只是沒想到有這樣慘!太太呢?”趙姨娘哽咽道:“太太去年咽了氣,璉二奶奶也沒了,咱們家里的人死的死,散的散!”

  探春問:“寶哥哥呢?”

  趙姨娘道:“他跟著一個和尚走了!”

  探春問:“迎春姐姐呢?惜春妹妹呢?”趙姨娘紅腫著眼睛道:“迎春被孫家活活折磨死了,惜春當姑子去了,就只有巧姐兒命好些,來年就要嫁給財主家了?!?br/>
  探春聽了由不得大哭起來,反倒是賈政勸慰許久。

  探春道:“這次我們國王沒時間來,我帶著孩子來的,他叫阮思。雖說咱們家遇到這樣的事,我見到圣上時,他除了詢問茜香國事宜,也頗有對咱們家的惋惜遺憾之意呢!”

  賈政道:“能留下這么多活口,我已經很感激圣上的隆恩了。探春,你到了那里,是怎么熬過來的?”

  探春道:“熬?除了思念家鄉和親人,沒什么煎熬的??!我心想反正沒有退路了,身上的使命又重,那就一路向前吧!也多虧了身邊帶去的人都忠心耿耿,路上全心護衛我,到了那里也都為我兩肋插刀,不辭勞苦、不惜性命,他們都是我的患難之交,現在我在茜香國,他們都是我的心腹。你看侍書,我現在簡直一刻也少不了她!”

  賈政道:“我聽說你在那里大展拳腳??!”

  探春笑道:“我過去就正式成為王妃,國王他對我十分體貼尊重,我想做點什么,他都很支持。一開始的時候,一路南下,實在受不了那個濕熱的氣候,很多飲食習慣都不適應,語言也不通,但是慢慢的就好了,前朝后宮的諸多禮儀啊、體制啊、人際關系啊,我也很快理順了,不理順怎么站穩腳跟呢!我想,咱們國家出這么多的物資人力,怎么能浪費呢?再說,我多做點事,說不定咱們賈家會多一份平安,我自己也多一點安身立命的資本??!”

  賈政道:“真不愧是我們家最優秀的女兒!想當初你在家里管家就會興利除弊,就知道一個草根子、一個破荷葉都是值錢的,如今大有作為也是在我們意料中的?!?br/>
  探春笑道:“他們對我們國家的物產都十分感興趣,茜香國山地多,到處都很潮濕,可以種莊稼的地很少,熱的時候很熱,冷的時候極冷,吃檳榔的多。那里民間的人喜歡用藤做房子,家里喜歡用竹席子,當然,皇室和我們差不多?!?br/>
  趙姨娘聽得興起,問道:“你們穿什么呢?”

  探春道:“王室的人都喜歡用白布纏頭,男子熱起來的時候喜歡上身不穿衣,下面裹著毛巾,出行喜歡騎大象,也有人乘轎子,還喜歡用葉子做的傘,很結實的。對了,他們出家人極多,寺廟什么的和我們的是一樣的。不管是王室還是平民百姓,家事都是妻子掌管,女子地位還是很高的?!?br/>
  趙姨娘問:“那你教了他們什么?”

  探春道:“我當初陪嫁的那么多東西,還有帶去的能工巧匠,都派上了大用場!我們教他們種水稻,開辟田地,種花,種樹,還種蓮藕,種茶,還有養蠶織絲綢。孩子出生后,很多事我就只是安排下去,我自己在宮里教女子們刺繡,做衣服鞋子,還要時不時和國王議論政事,為他輔政,所以一點不覺得難熬,每天一點閑暇也沒有?!?br/>
  趙姨娘道:“你出嫁沒多久,咱們家就被抄家了,幸好聽了你的話,你父親提前置了點地和房子,再加上賈府賣房分得的,以后日子還是可以過的?!?br/>
  探春道:“我聽說了咱們家的事,急得不得了,后來聽說北靜王求情,我才松了一口氣?!?br/>
  趙姨娘道:“知道你過得好,我們別提多高興了!其實就這樣平安自足,就很好了,不一定要赫赫揚揚。只是我和你父親、你弟弟經常想你,還是嫁得太遠了!”

  探春道:“是啊,我每天忙得腳不沾地,突然靜下來的時候,就會想起家里,想起我們的園子。我就會把家里帶去的東西一樣樣的看,回憶著起詩社時姐妹們作的詩詞,想著家里的一草一木,國王每每看到我思鄉落淚,就答應我,同意我省親?!?br/>
  親人相聚的時光總是那么快樂,探春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只想和孩子一起陪著爹娘、承歡膝下。賈家七零八落的親眷們也都圍攏來,像普通人家一樣說說笑笑,仿佛過去的繁華和屈辱,都一并成了歷史。

  這天五更時分,天還是一片漆黑,就有人在外面敲門,賈政不知何事,忙吩咐人保護好探春和趙姨娘,自己隔著門問:“誰???有什么事?”

  外頭的人說:“我們是來報喜的!科舉成績出來了!”

  賈政忙打開門,只見來人道:“賈環鄉試一百三十名舉人,賈蘭鄉試第七名舉人,都可參加明年春的會試?!?br/>
  一時間,家中人都已經聽見,都歡喜非常,送走了報信人,趙姨娘問:“蘭哥兒的怎么也在這里報呢?”賈政道:“想是都算在我一門下,快,叫長生去告訴蘭哥兒!”

  李紈得知賈蘭成績這樣好,抱著賈蘭喜極而泣,又在丈夫牌位前跪告:“珠兒!你聽到了嗎?咱們的兒子中了舉人!你可以瞑目了!”

  趙姨娘也喜得摟著賈環絮絮叨叨:“誰知你也能中呢!我只說你不是這塊材料,盡力了就行,誰知低估你了!”

  獨有寶釵和薛姨媽心中悲苦,又不好表露,默默的說不出話來。

  探春笑道:“所以說否極泰來,禍兮福之所倚,我一回來就遇上這樣的大喜事,過幾天我可以放心回去了!咱們家復興有希望了!”

  探春回茜香國后,很快又是冬天,賈政想著要去給賈母的墳墓做個庇護的棚子,就帶著長生和福貴連著幾天忙碌起來。那天下著雪,剛好棚子搭完了,賈政正往回走,忽聽長生說:“那是誰?給咱們老太太磕頭?”

  賈政回頭一看,遠遠的,厚厚的雪地里站著一個人,光頭赤腳,披著大紅斗篷,在賈母墳前祭拜。賈政一驚,心里已有答案,趕上前去一看,正是寶玉!

  賈政連聲喊著:“寶玉!你回來了!寶玉!”

  賈寶玉一言不發,對著賈政倒身下拜,叩了幾個頭。

  賈政想要去伸手拉著他,卻見寶玉自己起身,眼中若隱若現一點淚痕,道:“俗緣了結,我走了!”說著快步到不遠處河岸登舟,舟上一僧一道,三個人飄然而去。

  賈政久久立在雪地,只見白茫茫一片曠野,再無一人。他心里知道,他的寶玉,這次是永遠的離開了!

  寶釵聽聞寶玉出現過,也禁不住對窗外飲泣:“他臨走不肯和我道別,我在他心里,到底是沒有位置的?!?br/>
  賈蘭和賈環為了春天的會試,埋頭苦讀,都兩耳不聞窗外事。

  難得一家人圍爐夜話的時候,賈政對賈環和賈蘭說:“我在仕途上算是很失敗了,我自己無能也是一方面,還有一個原因是我不是進士出身,這一點就吃了大虧。賈雨村是我推薦的,他就平步青云,他就是進士??!當初圣上賜我官職,看似是天大的恩典,這對無心仕途的人和不想好好讀書的人來說是個好事,可我的前途就被斷送了。所以從我父親到我,都希望家里有人考進士挽回家運,世襲的爵位是一代代降下去的,入朝任職才能獲得榮耀,不考進士,就不可能走上去?,F在賈家沒落了,沒想到還有你們,不幸中的萬幸!”

  賈環道:“你不是說早就看開了嗎?不是說我們讀書怎么樣都無所謂了,平安最要緊嗎?”

  賈政笑道:“話是這樣說,可你們給了我這么大的驚喜,我當然對你們充滿期待??!”

  賈蘭道:“二月就要會試,也沒多少時間準備了,到時候和環叔叔再一決高下!”

  賈環道:“我不敢跟你比,我現在這個成績就已經是祖上保佑了!希望都在你身上!”

  趙姨娘也不敢有更多的奢望,她覺得,兒子成了舉人,簡直是在做夢。哪怕就此止步呢,她也是知足的。
設置 恢復默認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