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科幻小說趙姨娘的幸福生活

第101章 第101章:貴子

作者:何恒笑      字數:3080      更新時間:2020-09-08 11:23:42

  探春再度省親,已是多年以后了。同來的還有茜香國國王,以及探春最小的女兒。

  探春面圣以后,極力邀請賈政和趙姨娘下南洋,趙姨娘倒是心動,賈政卻回絕道:“我和你娘年紀大了,受不得長途顛簸,又怕水土不服。更有一點,我們若是死在異國他鄉,豈不辜負了圣恩?只要你們好,我們就安心了?!碧酱河謩裾f賈環隨她去,賈環不放心家中父母妻兒和生意,也不肯。

  臨行前,探春和國王辭別圣上,婉言道:“臣婦此去不知還能否再回來,遙祝圣上福泰安康!臣婦家中雖歷經磨難,眼前也蒸蒸日上,全仰仗圣上隆恩,我們感激不盡!臣婦有個不情之請,胞弟賈環雖不才,也初試便中了舉人,如今勤勤懇懇經營家業,從未有逾矩之事??煞窨险埵ド腺n臣婦弟弟一個名分呢?倒不是有別的企圖,我們賈家如今有了綏遠將軍,世襲也恢復了,這已經是無上的榮耀了,只是我父親唯獨剩了賈環一個獨子,這個請求全是我的一份孝心,將來在異國也有一絲慰藉?!?br/>
  圣上略忖片刻道:“賈家爵位如今是賈蘭繼承,將來也是他的子孫襲爵,斷沒有給自己叔父的理。這樣吧,朕破例讓賈環和賈蘭同時同等襲爵,賜五品之職,以嘉獎你這些年的功績?!碧酱哼蛋荻鴦e。

  賈政和賈赦兩個老兄弟清茶對飲,賈政笑道:“還記得那年中秋,你大贊環兒的詩寫得好,賞了他許多禮物,又說咱們家世襲的前程少不了他的,總會有一個官做。當初我只覺得你是喝多了,說出這等糊涂話,襲爵哪里輪得到環兒?即便璉兒沒輪上,還有蘭兒呢,誰知被你說中了!”

  賈赦笑道:“當初人人看不上環兒,我看他的詩文,卻不頹唐不沮喪,有富貴人的氣度,像是個有福的?!?br/>
  賈政道:“有一回我讓寶玉、蘭兒、環兒作《姽婳詞》,寶玉的頗情真意切,蘭兒的倒不出彩,環兒寫得沒有脂粉氣,又自有一番氣概,我當時也疑惑,或許環兒也沒有那么差?如今看來,我是低估他了?!?br/>
  加官進爵的賈環索性將生意都交給妻子清歌和嫂子寶釵,自己也開始適應官場上的應酬交際。趙姨娘和賈政依舊是堅持住在自己的小家,兒女的富貴榮華,他們喜在心里,卻更留戀平凡夫妻的粗茶淡飯。

  賈蘭常年勞碌,只要在家,必定到母親跟前晨昏定省,從無差池。若是不在家,書信也總是三五天一封,噓寒問暖。賈蘭的妻子吳櫻對李紈更是如同侍奉親生母親,此時賈蘭家中的光景,比當初的榮國府更繁盛幾倍,自然李紈比當年的賈母更尊貴,是名副其實的老祖宗了。有時候李紈去看望趙姨娘,紅光滿面,精神煥發,再也不見年輕時的愁容。

  這天,賈蘭匆匆趕到府中,一頭直奔李紈住處,李紈見他一頭汗,因詫異道:“你忙什么?這么大的人了,行事穩重些才好,給兒女做榜樣?!辟Z蘭氣喘吁吁道:“剛得到戰報,暹羅那邊打過來了,前方抵擋不住,圣上命我迎戰去!”

  李紈站起來拉著賈蘭的袖子:“不是聽岔了吧?暹羅年年進貢,多少年不曾與我們為敵,怎么就打起來了呢?”

  賈蘭道:“那茜香國當初怎么也好好的和我們打起來?我明日一早就要啟程,還要去跟祖父辭別才是?!崩罴w道:“好在你從小習文練武的,如今又戰功赫赫,應該很快就能凱旋。去吧,讓你祖父母放心?!?br/>
  賈政得知賈蘭要去參加海戰,也驚訝道:“暹羅國好好的打過來了?你雖是常勝將軍,還是不能大意,別讓自己負傷?!辟Z蘭笑道:“上戰場對我來說不是常事嗎?不能白白當個綏遠將軍不保家衛國吧!放心吧,我一定打得他們喊爺爺!”賈政笑道:“好!我們賈家出了你,真是祖上幾輩子積德了!”

  賈蘭回家后,趙姨娘說:“蘭兒是極穩妥精干的人,我婦道人家也不懂戰場上的事,可是不知怎么,今天眼睛皮跳得厲害,心里七上八下的?!辟Z政道:“你們女人家,一聽說要打仗,要拼命,就是這樣,說來說去還是膽子小?!壁w姨娘到佛龕前跪地禱告:“求佛祖保佑蘭兒行軍順利,早日凱旋!”

  李紈知道兒子要遠行,又怕耽誤他休息,一個勁催他去房里睡覺,又忍不住拉著他千叮嚀萬囑咐,賈蘭說:“只要你在家里天天好好的,就是替我著想了。等我再回來,你又穿著誥命夫人的盛裝,去受封賞,好不好?”李紈笑道:“好!”

  待兒子去自己屋里,李紈又連夜收拾行裝,準備賈蘭的衣物筆硯。熬到五更天,一夜沒合眼的她又要親自去下廚,被婢女們攔住了。

  離別本是尋常事,這些年,每次賈蘭要上戰場,李紈都是這樣殷勤相送??墒沁@一次,莫名的,她心里涌上惶惶的悲哀和無奈,還有不可名狀的悔。

  她看著兒子給駿馬喂足了料,穿上鎧甲,和妻兒依依惜別,又到自己跟前磕頭。她看著兒子被一群人簇擁著,飲了一碗烈酒,笑得那樣燦爛濃烈。她看著兒子揮揮手說保重,一步三回頭的走出門,還囑咐著眾人要好生服侍老太太……她就好像飄起來,作為一個外人看著這一切,看著賈蘭,看著她自己。她好想說:“別走!留下來!”可是仿佛在夢里一樣,她的嗓子啞了,喊不出來。

  不知過了多久,詹清歌過來挽著她:“老太太,回去歇息吧,還早呢!睡個回籠覺!”她才驚覺自己滿臉淚痕,冰涼冰涼的。

  接下來的日子,李紈總是被噩夢纏繞著,她夢見兒子墜入萬丈深淵,夢見兒子滿身繩索,夢見兒子變成了小孩,哭著說要爹爹……

  賈政也陷入同樣的夢境,想占卦試試,奈何并不精于此道,也只好學趙姨娘天天在佛龕前許愿。他安慰趙姨娘說:“做武將的家人是這樣,難免提心吊膽。想那小國弱民,定是不堪一擊,蘭兒肯定很快就班師回朝了?!?br/>
  與此同時,賈環成了家中的頂梁柱,不光要學會在外面摸爬滾打,還要應付分散在各處的賈家親朋故舊的大大小小的事。他與賈政不同,他沒有多少迤邐的情思,是個相當務實的人,也不會過于心慈手軟,反倒歷練得賞罰分明,干練通達,還做派低調,因此總在任上如魚得水,緩慢上升著。

  詹光有時候來找賈政敘敘舊,自嘲道:“我真是應了這個名兒了,一生沾你的光,當初總是往榮國府跑,仰仗著你過得算不錯了?,F在我女兒又嫁給你的兒子,養尊處優,這是哪里來的福氣??!”賈政道:“自打環兒他們住自己府里,我們見得不多了,你也常去坐坐嗎?”詹光道:“是??!看看我的外孫??!不是我說,照這樣下去,環兒前途肯定不錯,蘭公子那就不用說了,入朝拜相也是有可能的。將來的賈府,指定比先前的榮寧府還興旺!”

  賈政道:“雖說我如今只求閑云野鶴的生活,但是若果真如此,也是很高興的。當初以為賈家一敗涂地,誰知有今日!”詹光笑道:“不然我的女兒怎么進得了你家的門?”

  賈蘭出征后,捷報頻傳,送往賈家的賞賜簡直沒地方放了。李紈總是遣人分些去給賈政,賈政說:“我這茅屋破瓦的,沒得糟蹋了好東西,快別送了!”

  李紈在乎的不是金銀珠玉,但她知道,每次送來這些,就意味著兒子還好好的,并且戰況很好!因此,她又每天每天的盼著宮里的人送賞賜來,看到這些,就是給她吃了定心丸。

  苦苦等了半年后,已經是冬天了,李紈總在家里焦急:“當初只說是要出去,怎么知道這么久回不來呢?我蘭兒連冬天的衣服都沒有幾件!”吳櫻勸道:“這還用母親費心嗎?他是大將軍,這些東西還不是優先給他?凍了誰也凍不了他的!”

  臘月初,李紈收到兒子的信,說即將班師,最后一場戰役了,回來就安心等過年了。李紈欣喜至極,把信派人送去給賈政看了,賈政笑道:“這次真不知咱們家又要受怎樣的封賞呢!”趙姨娘也笑道:“富貴已極,封賞不封賞無所謂,人好好的就是老天爺保佑了!阿彌陀佛!少備點年貨吧,這次我們去府里跟他們一起過!”

  收了平安信后,李紈每天督促著府里上上下下的人趕制新棉衣,準備各式各樣的食材,囤足炭火,備好賈政和趙姨娘的住處,只等著兒子回來。她也不年輕了,她都已經被稱老太太好幾年了,她不再是那個教兒子覓封侯的寡婦,她只是一個盼著兒孫繞膝的婦女。

  她想,若是賈珠還活著,也一定是這樣想。一家人平平安安相守,勝過世上的一切。
設置 恢復默認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