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科幻小說趙姨娘的幸福生活

第102章 第102章:夢里功名

作者:何恒笑      字數:1634      更新時間:2020-09-08 11:23:42

  離過年只剩十來天,李紈哼著小曲兒,和孫兒說著即將到來的團圓盛事,吳櫻不好意思在婆婆面前妝扮,也私下里溫習起擱置許久的描眉畫眼。

  這天中午,眼看著要開飯了,有騎馬使趕來,李紈忙說:“快去請進來,蘭兒要回來了吧?想是送平安信的,留人家吃飯吧!”

  那使者到了李紈面前,躬身行禮,卻并沒有什么信件交付。李紈笑道:“我兒子沒有信來嗎?還是讓你傳個口信?”

  使者遲疑著,突然跪在地上磕頭,嘴里囁嚅著:“將軍他……”

  李紈一把抓住使者的臂膊:“我兒子受傷了?過年回不來?”使者額頭沁出細密的冷汗:“夫人,將軍他……他歿了!”

  “你……你說什么?給我打出去!”李紈顫抖得仿似風中的燭火,“我兒回來打不死你個舌頭長瘡的!”一語落地,她只覺得天旋地轉,心里慌得厲害,一頭栽倒在地上。吳櫻在門檻,噴出一口鮮血,也昏了過去。

  到掌燈時分,李紈依稀睜開眼,她只希望,這是做了一個噩夢??裳矍暗囊磺卸挤置魈嵝阎?,都是真的!滿目縞素,滿屋哭泣,吳櫻欲殉身被救過來留下的額上的傷痕,哪一樣不是真真切切的!

  李紈還未開口,已有人向外面傳話:“老太太醒了!”不一會兒,兩個太監弓著腰進來:“失禮了!老奴奉旨來宣,綏遠將軍賈蘭戰死沙場,為國盡忠,追封衛國公,賈蘭之母一品誥命夫人李氏俸祿翻倍,賈蘭之妻吳氏封一品誥命夫人,明日同去宮里謝恩,欽此?!?br/>
  李紈兩股戰戰,幾次掙扎著起不了身,由眾人攙著,千難萬難的下了地,領旨謝恩。

  當晚,吳櫻凄厲的哭聲在寒風里傳遍每個人的耳朵,李紈卻哭不出聲,心痛得幾欲梗死。

  她知道,這個可憐的女子,也要度過自己這樣的一生,她就是另一個自己。所以,吳櫻的痛哭和崩潰,她都感同身受。

  翌日清晨,婆媳倆同轎前去宮里,一路無言。謝恩返家,吳櫻抱著孩子們又放聲大哭,李紈默默回到房里,躺在床上,不肯吃喝,不再言語,面色平靜如常,只是沒有一點血色。

  到天黑,吳櫻忍痛去探望李紈,才發現李紈的身體已經僵直,不知什么時候停了呼吸。

  窗外北風呼嘯,漫天的雪花很快罩住了整個衛國公府,吳櫻長跪在地,嘶啞著聲音呼喊著:“母親!你醒醒??!母親!蘭兒,蘭兒,你丟下我一個人怎么辦??!母親!蘭兒……”

  賈蘭的離去徹底催老了賈政,他仿佛一夜之間失去了生機,斑白的鬢發頃刻全都染了霜。

  薛姨媽和寶釵離了衛國公府,仍回到趙姨娘身邊。

  薛姨媽也早已滿鬢霜華,她一再重復著:“我的兒,你將來可怎么辦呢?有兒子的尚且如此,等我走了,你孤身一人,無依無靠,怎么活呢?等到你公婆不在了,你又該當如何呢?”寶釵淡淡回答:“天無絕人之路,誰不在了,我也會盡力活下去。母親不必煩憂,已經發生的我們沒法改變,將來的事誰說得準呢?”

  帶著滿心憂患,春末夏初,薛姨媽就故去了。寶釵還是賈環府里的大管家,人事有代謝,她還是她。

  探春的家書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飛來,她書信里的那個世界,仿佛世外桃源,一切欣欣向榮,無不喜氣洋洋。這些給了趙姨娘莫大的慰藉,在興衰往復的滾滾洪流里,個人是多么渺小,命運是怎樣無常!唯有親人之間的愛,是永恒的。

  賈環的人生,既沒有驚喜,也沒什么坎坷,沒有瞬間的飛黃騰達,也沒有戰戰兢兢的憂懼。在自己前行的路上,他好像只是一步一步走著,不奢求,也不頹喪。

  白發蒼蒼的賈政和趙姨娘,送走了一批批的故人,眼看著生活展露形形色色的面目,身邊的老友長生和如煙也走了,枕墨也走了,愈發沉默忠實的福貴像歲末樹梢的一片黃葉,又像是夕陽下的一抹瘦影。

  小村舊院里,賈政和趙姨娘依偎著,聽著搗衣砧上的脆響,看著空中掠過的一只只鳥雀,互相攙著對方走一走,隨地坐一坐。過去幾十年,遠得好像是前生,是隔世的幻夢,是對岸的漁火。

  炊煙和著飯菜的香氣將風的形狀勾勒,牛背著牧童的小喜悅回家來,敞開的柴門進出著母雞和它的娃。

  田埂上,趙姨娘偎著賈政枯木一樣的肩,賈政偏過頭去,在她耳邊輕聲問:“怎么樣?跟了我一生,你幸福嗎?”

  趙姨娘笑著,撒開手自顧自往前走著:“就不告訴你!”

  賈政拄杖湊上去:“蕊兒!蕊兒!等等我!”
設置 恢復默認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